關於部落格
  • 102766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退出江湖

 

不太久遠之前也有人說過:「有男人的地方,就有GAY。」


我印象中也曾有過這句話:「你既從未踏入過江湖,又怎麼退出呢?」





然而,昨晚的某BAR之夜,倒是讓我真的湧現了「退出江湖」的感慨。








讓我回憶一下,上次去同志BAR應該是八年前了吧?那倒閉不知多久的「M CLUB」。


那是個颱風來臨前夕,已略有風雨的當晚約了當時還沒熟到變成BF的小凱和幾位朋友去體驗了同志夜生活,沒想到這樣一個夜晚卻讓小凱嘟嚷著記憶深刻。


因為他不相信我可以把一個底底帶回家,讓他洗澡休息一下,然後趁著天還沒亮送他坐上計程車,直奔另外一個葛葛住所。


「你們這些葛葛唷,哪有可能送到嘴邊的鮮肉還不吃的?」




好了,回歸正題吧。

昨晚的這間夜店位在延吉街,會赴約的主因是小凱的學弟想一睹我的廬山真面目,想看看這個常掛在學長嘴上的一百分究竟是什麼模樣?尤其小凱一再強調的中年大肚腩究竟又是怎麼樣的壯觀?所以我答應赴約,畢竟藏了這麼久,也該出來見見世面了。


總歸來說幾個結論:
1.這家的酒太淡、地方太小、人太多
2.我還是無法存活於儘是煙味、動感舞曲與大聲喧囂的環境
3.人到了一定年紀,生理節奏自動轉變,凌晨兩點我就已經開始哈欠連連了



我曾在自己的某篇文章中說過,原來同志圈二十幾年來都沒什麼改變,那些「展現自我」的企圖與「寂寞難耐」的哀怨,儘管經歷過了歲月的汰換轉換,本質上卻依然這麼牢牢糾纏著許許多多寂寞的男子,無論是生理或是心理的空寂。


感謝店家沒有「拒絕中年大叔進入」,坦白說昨晚滿坑滿谷的男體中,我大概是那極不相襯,拉低總體平均分數水準的「害群之馬」,以致於我那「退出江湖」的感慨越是強烈。


是呀,這樣的生態與生活早已容納不下我這樣的人了,與其勉強自己不如乾脆退出。





只是不免還是有點感慨,圈內主流造就了所謂的「人工複製」。


如果把「健身」+「背心」+「短髮」+「短褲」+「A&F」這幾個要素刪除的話,我想當場會少掉2╱3的人數,也幸好台灣不像韓國那麼流行整形,要不然很可能當場就會有「複製人」的驚悚恐怖!



由於我本就不是那樣群體與生態中的一份子,所以我慣常般的掃描著、觀察著這狹小空間中的人們,對我來說,新鮮、刺激感遠不及觀察歸納來的有趣,所以當震耳欲聾的音樂節奏拍打著耳膜同時,我就像是個局外人冷靜地站著、看著。






也許,對某些人來說,眼睛中閃爍發光的是期待一夜高潮。


也許,對某些人來說,肢體碰觸的目的只是探尋更多的渴望。

也許,在某些靦腆羞赧的笑容背後,是一群青春鳥藉著「朝聖」而準備大聲宣告「我踏入了江湖」。

也許,在某些酒酣耳熱之際,交流互換的「接客弟」、「LINE」、「wechat」,是為了日後香豔綺麗埋下的伏筆。


有些人跳著零碎的舞步,在一己狹小的空間中展示著青春的律動。

有些人誇張地笑著、鬧著,只為了逃避現實生活中的諸多不順與壓力。

更有些人的床畔還留著上一個人的餘溫,卻在一轉身的當下,又迫不及待的在這慾望之海撒下了魚網。




「青春」、「酒精」、「慾望」與「寂寞」交雜調成了一杯韻味豐富的「gay night」,眼前這一群陷入某種迷恍甚至瘋狂的人們無不爭先豪飲了這一杯「gay night」,然後恣意地笑著、跳著。


天亮之後?那又如何?此時此刻就不妨放縱一下自己,人生難得幾回醉?不是嘛?




所以說,你既然不知道自己何時踏入了江湖,又怎麼能瀟灑地退出江湖?






當混合了好幾種不知名的香煙燻痛了我的眼睛之際,我忽然明白了,退出了這個江湖,只不過是投入了另外一個江湖,輾轉循環之間,永永遠遠都還是在江湖裡打轉著。



尤其是「小心眼」又「雞掰」的男同志圈裡,退出江湖或許就跟貞節牌坊一樣,不過是個「崇禎皇帝御賜的鹹魚」,很美好卻不怎麼現實的笑話。



或許,不需要店家擺出了「中年大叔請勿入內」的告示牌,我這輩子應該與夜店越見疏離了吧?



有沒有那種沒有煙味、沒有刺耳的音樂,只有舒服的沙發與夠味的調酒,然後可以一群人笑談人生的夜店?


即使沒有,我的人生也不會因此而有什麼遺憾了。




祝福大家,週末快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