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02680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假如我是真的

 
 
回到台灣之後的這一個月,幾乎就是「家裡」與「醫院」兩個定點之間的移動,專職看護的使命讓我的人生又有了些新的體驗。
 
那就是我以後絕對不要住榮總,怎麼樣都要到三總去!
 
拜託耶,榮總都是一堆老杯杯,三總幾乎都是年輕力壯的小伙子,為了身體復原狀況著想,當然要選「賞心悅目」的場所囉!
 
好了,回歸正題吧。
 
還記得二十年前,走在大街上面對迎面而來的「青春鳥」,我的下意識總是會先往「那話兒」看去,我承認這是年輕時代的劣根性,某種精蟲衝腦的「慾望先決」模式,以致於常常會有「好想幹死他」或是偶爾會有「好想被他幹」的衝動。
 
〔謎之音:對嘛對嘛,就說二十、三十歲需求量大是很正常的嘛!〕
 
等到跨越了四十,尤其是病房裡舉目盡是或許死氣沈沈或許攤在輪椅上的病人,那種年輕的衝動反倒是雲淡風輕了,取而代之的是某種「父親、家長」的思維思緒。
 
例如:「如果他爸媽知道他是gay的話,不知道會怎麼樣?」
 
我相信以現在年紀在十幾歲的小朋友而言,父母親應該都是跟我同一個世代的人,對於同性戀的接受程度已遠遠高於我們的上一代,因此或許他們的父母會聳聳肩表示無所謂吧?
 
但我這種腦袋裡不知道裝什麼的人,這時候就會接著問:「啊你知道他昨天被一個男人幹了,或是他幹了另外一個男人,請問你做何感想?(麥克風 遞)」
 
我想,我應該會被揍吧?
 
所以取代年輕時的慾望,現在的我腦海中盤旋的是「接下來的人生該怎麼前進」這樣的焦慮。
 
俗話說「久病無孝子」,因為人的耐性與理性都不是無窮盡的,總會有所謂的臨界值,等到「啪疵」一聲,理智與耐性的神經斷掉的那一剎那,什麼道德仁義、忠孝仁愛都變成一堆屁話。
 
這就是人性,赤裸裸卻又真實的人性。
 
照顧病人不像想像中的那麼簡單,至少,我現在是真實的體悟。
 
之前聽人家說看護的對象如果是「天平兩端」反倒會比較好照顧,指的是要嘛「全癱」需要全盤照護,要嘛生龍活虎健全的很只需要從旁協助,因為這兩種形態的照護都只有一種命令的貫徹:要嘛你聽我的、要嘛我聽你的。
 
最難的是那種「半身癱瘓」、「手腳癱瘓」等局部機能故障的病人,因為他們在保有自己意識與主觀決策的同時,卻因為自己無法實踐自主意識反倒造成脾氣暴躁難以控制的局面。
 
例如我爸這樣,右半邊中風導致行動與生活不便,而偏偏他是個急性子的槓子頭,個性急又頑固,所以剛開始的這個月我的腦袋幾乎天天都可以聽到「啪疵」斷線的聲音。
 
因為按照他的個性,他需要的是「神醫」,最好是一針打下去隔天就生龍活虎一切正常,或是所謂的「奇蹟」,就是睡一覺起來之後發現一切都是夢,身體狀況再健康不過了。
 
可惜現實狀況是「腦部微血管血栓造成壓迫腦神經進而造成中風」,除非怪醫秦博士之類大膽到敢開腦清除血塊,否則就只能乖乖復健期許恢復六到七成的功能,再不然就真的得等奇蹟出現了。
 
唉,難怪小凱總說我「越來越灰色」了,每天面對的是這樣的情況,你們說說看,我還哪來的生機勃勃?
 
那麼,要是哪天我真的也得坐上輪椅,我又該怎麼面對這樣的我?
 
到時候我拿什麼來養活我自己?靠保險賠付?還是現在存下的幾桶金?
 
那些我原本以為可以實現的每年出國旅遊,那些我計畫前往的風景名勝,最後都得換成一間又一間的病房與無窮盡的掛號、看診、拿藥輪迴,那又是什麼樣的局面與悲哀?
 
更重要的是,誰又來幫我推輪椅?忍受我那雞巴的個性?
 
沒妻沒子的情況下,外加搞不好小凱抵抗不了家族壓力跑去結婚了,那我除了菲傭瑪利亞之外,我還能靠誰?
 
總不能對著帥哥醫師說:「醫師,我雞雞好漲,麻煩你幫我吸一下毒吧?」
 
天呀,好害羞、好害羞!
 
 
所以呀,奉勸各位青春鳥趁年輕好好善待你的身體,只有「健康」才能陪你一直到老,什麼山盟海誓都比不上「健康」來的真實!
 
 
假如我是真的?當然不是,我是假的,因為我是gay!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