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02680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四十,不惑?

下午接到二哥的電話,高齡九十三歲的奶奶因為肺積水送進了加護病房,雖然意識清楚但因為器官衰竭恐怕不樂觀,因此二哥希望我們要有最壞的心理準備。


人家說「逢九必衰」,去年也就是民國101年我跟我爸同時面臨著正逢「九」這個關卡。

我爸在六十九歲的時候,被診斷出肺癌、心臟辮膜缺髓,無論是先救肺還是先開心臟,都有一定程度的風險。

我,這個才三十九歲的傢伙,也被診斷出骨刺、胃潰瘍、腎結石,以及腦袋裡那一顆吉凶未仆的陰影。

再加上我永遠的失去了我的母親。

所以說我自己都感覺我變了,原本就內斂自虐的我變得更消沈了。

上個星期去廣州辦事,順便拜訪了到大陸來的第一家公司老同事,熱情寒暄當然是少不了的,畢竟當初我們都是一起打拼的夥伴,卻因為公司高層人士鬥爭的結果,我只得黯然返台然後離職。

因為我居然被指控「收紅包、拿黑錢」,這完全抹煞我人格尊嚴的一口氣我嚥不下去,所以無論誰來勸我都堅決要離職。

現在看來,當初的決定是好也是不好。

好的方面來看,我被現實社會更徹底的「磨」了一番,年輕氣盛的銳氣已轉化成了沉穩的人格特質。

壞的另一面,就是我永遠也無法洗清我的冤屈,徒留難堪的議論而無法辯解。

當時的老同事看到我都說我變了,變成很有「味道」的一個人。

甚至一位大姊(阿姨)想盡辦法要我跟他孫姪女見個面,因為她說:「現在像你條件這麼好的的男人,尤其脾氣又好、又穩重的男人真是太難得了」,殊不知我還是我,唯一改變的只是那無意間散發出的憂鬱吧?

是呀,他們誤以為我的「消沈」是因為被現實社會磨出來的結果,除非我親口說出否則一般人也無法理解究竟是什麼「改變」了我?

是現實社會,抑或是所謂的「人生」。

當我花了越來越多的時間在冷眼觀察這個世界的同時,某方面的我也越來越模糊消逝了,這或許是成長必經的道路,也或許是生命中必須付出的代價。

是呀,人家都說「四十而不或」,但是剛跨入四十的我卻開始迷惑了,究竟我所面對的「人生」究竟是要我去理解什麼?從而才能不惑?

老媽離開我還差三個月就滿一年了,我腦袋裡還是亂糟糟的,那些關於有她的記憶片段。

我知道我「終於」開始面對這個事實了,原本慘白的荒蕪開始慢慢地回憶起了一些點滴,只是還沒什麼把握能找回當初的我的當下,接連而來的即將面對我爸或是我奶奶的另一個變局。

由於我不是我奶奶帶大的,所以基本上我跟她不是很親,反倒我比較受爺爺的疼愛,年幼時候所有關於奶奶的記憶多半都是她拿著籐條抽打的畫面,或是她又詛咒哪個對她不好的人不得好死之類的咆嘯。

自從十五年前爺爺猝逝之後奶奶開始有了些改變,她也終於認真的看開了「這些對不起她的人真的都沒能活的比她久」,甚至說開始對我這個從小不愛的小孫子感到抱歉與內疚,那一段時間我甚至以為這就是我們祖孫最好的時光了。

只是隨著年紀越來越大,身體病痛的折磨也讓奶奶不再是那個和藹的長者,易怒、多疑毀了這些年來好不容易修彌的親屬關係,連我爸和我二叔都寧可敬而遠之,免得無端掃到颱風尾。

坦白說我們都準備好了面對奶奶會離開的事實,時間到了任誰也無法強留,只是接連著面對至親的人就這麼永遠無法再見的時刻,心裡終究還是有點酸楚。

難道所謂的「不惑」就是讓我們對於生命的無常不再疑惑嘛?

也許人生就是要我們懂得「不斷的失去」,只是我們都還沒準備好面對失去這個事實。


那麼,我想我或許懂了,卻也更不懂了。

我知道了,我面對了,然後呢?

即將到來的歡喜新年,我卻怎麼也高興不起來,唉。

無論如何,祝福大家,平安快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