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02680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疑神疑鬼


 
話說我電視連續劇啟蒙者是華視的「情深深雨濛濛」(原名:煙雨濛濛),當年瓊瑤式的愛情倫理大悲劇幾乎是收視的票房保證,不管他劇情有多離譜荒唐,也不管他劇中人不是差一點亂倫就是身患重病、死於非命,總之當年的「二秦一劉一林」(秦漢、秦祥林、林青霞、劉雪華)可以說是霸佔電視螢光幕的長勝軍!
 
當然,我這耳濡目染之下,也自小就認定了我會跟劇中的人物一樣死於非命,例如:腦瘤
 
如果說「秘密」一書中所謂的「意志力」可以創造無窮大的力量,那麼或許我現在腦幹中的那個影子也正是意志力的結晶吧?
 
只不過人說「得嚐宿願」呀,這偏偏是我唯一不想實現的願望。
 
至少,別這麼快,好嘛?

七月底返台的時候,我花了整整一個半月的薪水去做了一次非常詳細的全身健康檢查,甚至包含了腦部及頸椎的核磁共振(電腦斷層掃描),原因當然很簡單,因為我怕死!
 
只是我之所以怕死,不是怕「死亡」這件事的本體,而是在於我還沒完成很多我想去實踐的願望,甚至說我還沒開始享受人生、沒環遊世界,也還沒跟小凱真正的體驗同居生活,如果就這麼走了那我豈止「不甘心」三個字?
 
因為我有突發性頭痛的病史,所以我擔心我這個從小埋下的願望種子會不會真的發芽了?
 
健康檢查的結果五天前寄到了我的電子郵件信箱,出乎意料的是我擔心的沒事,我不擔心的現在卻變成我最該擔心的,我可以用上「造化弄人」或是「上天捉弄」這樣的形容詞嘛?
 
因為檢查的結果,我的頸椎有「椎間盤突出」,我的腰椎有「骨刺」,我的腦幹血管「非常規粗大」,甚至說在電腦斷層的顯像中我的腦幹裡有一個挺刺眼的「白點」!
 
「或許只是血管的轉折,或許只是之前腦震盪的遺留血塊,總之現在無法判斷,當然也或許完全沒事,所以只能讓你半年後再繼續追蹤看看。」
 
醫生很無奈的給了我這個模稜兩可的答案,畢竟這答案動輒關係到生與死,我這個死黨好友也不想這麼武斷的簽下生死狀.......

好吧,坦白說收到檢查報告後我沒有一天睡好的,以往幾乎一覺到天亮的我現在卻總在兩三點間醒來,然後發呆恍神之中又再睡去,彷彿有個「機制」會在半夜裡弄醒我,好讓我自己清楚的知道我還活著。

對,這就是疑神疑鬼的前兆。
 
上週四(8/16)傍晚,下班後我莫名的又開始劇烈頭痛,以致於每晚固定去騎腳踏車運動的我只好窩在房間上網,然後吞了「普拿疼」希望能有效緩解這樣的痛苦。
 
但事與願違,當晚也就是俗稱鬼門開的那一晚我被頭痛搞的完全無法睡覺,腦袋裡像是扎了三根鐵釘一樣,恨不得想辦法剖開腦袋看看到底是什麼在作怪,也正因為前所未有的痛苦,讓我十個小時之內吞了五顆普拿疼,卻完全沒有作用!
 
*提醒大家,醫學界普遍建議普拿疼一天最好只吃四顆,六個小時吃一顆,才不會造成肝腎的負擔和傷害*

 
嗯,好不容易撐到天亮了,三根鐵釘的持續敲打稍微緩和了點,我步履蹣跚地走到辦公室,宿舍到辦公室短短不到三十公尺的距離我「飄」了快二十分鐘!整個人幾乎沒有掌控方向的能力,任由步伐左拐右閃地前進著,也正因為如此,當我終於在位子上坐下時,整個人已經是冷汗浸濕了上半身,大口喘著氣像是剛跑完百米一樣。
 
我自己的身體我清楚的很,我知道我不能再逞強必須去醫院了,只是剛拿起電話打給廠長請他趕快到公司來送我去醫院的片刻,從小腹(我雖然肥還是有小腹的)的肌肉開始不自主的抖動著,就像是溫度低而人體發抖的那種自然反應,接著擴散到雙手雙腳,甚至我的兩隻手掌竟然不受控制地捲屈,彷彿電影中肌肉收縮變成雞爪般的景象,對,就是恐怖片中手指會自己往內縮成球狀。
 
這前後不到五分鐘的短暫時間裡,我整個人已經開始呈現「抽搐」、「痙攣」狀態,連辦公室的員工看到也都嚇到了,我只好趁我還沒昏厥前大叫一聲「快送我去急診室」,接下來我已經無法完整的說完任何一句話,因為連我的嘴巴都開始抽筋了,連呼吸都得急促的大口喘氣才能勉強換氣........
 
在送往急診的路途中我的意識清醒但全身無法控制,雙手雙腳已經因為過度的肌肉收縮開始傳來劇烈的痛楚,彷彿有人使勁的要把你的手彎成球狀、腳往內掰轉90度般的痛,所以我可以說是一路哀號直到送達急診室。
 
我這個小鎮唯一的醫院就差不多項是早年的「公保大樓」或是永和竹林路上的「耕莘醫院」,所以醫生只給我屁股戳上兩針「肌肉鬆弛劑」(羞),另外掛了三瓶點滴之外,沒有任何實質上的幫助......
 
當時我的手指已經「卡」成球狀,不是握拳的那種,而是整個「冰凍」、「僵硬」的卡住,非但如此,手臂也因為抽筋呈現收縮靠向胸前無法伸直,所以當護士用力的扳平我左手的時候,我承認我真是痛的像是殺豬般的尖叫........這才把點滴針頭插入靜脈開始打點滴。
 
好吧,肌肉鬆弛劑在半個小時之後開始發揮效果,這其中還包括了純氧的幫助,所以我昏昏沉沉之中終於昏死過去。
 
老實說那一天凌晨兩三點的時候,我第一次感受到「死亡」離我好近,但是我掙扎著看到了陽光,甚至在車上因為呼吸不到氧氣而全身肌肉收縮的絞痛,讓我第二次覺得自己或許就這麼走了........

當然,現在你們看到我這些文字,代表了我大難不死,會不會有後福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疑神疑鬼」將會是我接下來揮之不去的宿命。
 
例如,我現在仍有隱約的頭痛,但是這種痛只在低頭或左右甩頭的時候才會顯現,像是針扎在腦子一樣的「揪」一下,我就懷疑究竟是腦幹裡的白點還是脊椎裡的骨刺在作怪?
 
或是胸口莫名的鬱悶,肺活量明顯變差很多很多,也不免讓我懷疑我的左心室血管瓣膜問題是不是變嚴重了.......
 
總之,當我明白我的身體機能開始崩壞的同時,我就清楚的明白很多很多美好的事物已經註定了離我遠去,這或許是命,也或許是一種逃不開的債。
 
劇烈頭痛後全身抽筋的病例我上網怎麼查都找不到相關的醫學資訊,問了我死黨主任醫師也完全摸不清頭緒,如果是癲癇症發作應該會完全失去意識但是會自我紓醒,如果是體內電解質或內分泌失調,理論上跟頭痛沒有因果關係,如果是止痛藥吃太多也不致於產生全身性抽筋(頂多是胃抽筋),所以他還半開玩笑的對我說:「要不要考慮把大體捐出來做研究?」
 
阿勒........幸好你是我死黨,要不然齁.........

總之,提醒大家多注意自己的身體健康,畢竟這才是最無價的寶貝!

嗯,還是要說一聲:祝福大家平安、快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