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02680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碎碎念

 
 
原因也不外乎是「無法調適與面對這樣的變化」,以及是更多的「自我探索」。
 
人說屋漏偏逢連夜雨,這一段時間無論是生活上或是工作上也發生了很多事情,讓我整個人都處在一種「混亂」的局面中,所以既沒有太多心思也沒有太多感動來經營這個園地。
 
因此,我必須向所有關心這個BLOG的朋友說聲抱歉,讓你們失望了,對不起。
 
 
先來交代幾件事情吧。
 
其一:我不要去搶恐龍骨之凌凌漆
 
來大陸六年了,原本就擔心的某件事情果然、終於還是發生了,「大陸的情報單位還是找上門」!
 
當然我相信現在無論我說什麼,都是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的結果,即使我再怎麼對天發誓說沒有,我想已經改變不了大陸情報單位試圖吸收我蒐集對台情報的事實,所以我也很認命的接受這個結果,最直接的影響就是「好不容易低調、消失了六年,這下又得繼續消失了」。
 
當初來大陸前我就有心理準備了,位居國防部首要情報單位退伍的我絕對會被大陸盯上,只是我沒想到這樣的事情居然在我心驚膽跳過了六年自以為安全之際爆發,也無奈的只能繼續消失在那些好同學、好朋友之間了,因為即使過了六年我本身早已沒有什麼情報價值,但是相對退伍的我而言,那些已逐漸爬上中心高層單位的同學、朋友才是他們虎視眈眈的目標。
 
所以我只能隱姓埋名,繼續當一個消失的人。
 
藏了六年其實我也蠻痛苦的,這些換帖的同學們也不只一次的埋怨抱怨我這沒人性的傢伙,一退伍就搞失蹤沒人能找到我,對於我這麼重視在乎朋友的人來說,真的是一件很壓抑、痛苦的舉動。
 
只不過這樣的痛苦還得繼續,只要我還準備在大陸工作的一天。
 
 
其二:滄海一聲笑
 
真小人和偽君子,你們會比較討厭誰?
 
我前一個老闆是標準的真小人,買材料時要求要買標準值下限的,例如說規定鐵板厚度是3mm±0.1的,他就會要求買2.88mm的,理由只有一個:「比較省一點成本」。
 
碰到大陸境內很「正常的」A級貨(原裝進口)、B級貨(原廠在大陸生產)的取捨時候他只會問:「有沒有同樣功能但是更便宜的大陸國產貨?」
 
所以在他指導下採購變成一件很簡單卻很痛苦的事情,簡單是因為標準只有一個「要便宜」,痛苦是在於一分錢一分貨,貪便宜的後果就是品質、交期等各種要求隨時都充滿了變數,你得花三倍心力去追貨、盯貨。
 
就像是我曾花了三天三夜去生產廠守原料一批出貨,換來老闆一句「你怎麼找這麼爛的供應商呀」,不蹣各位,我當時聽到這句話的當下已經在心中問候他全家上下長命百歲了。
 
當然,這種真小人老闆在老一輩到大陸闖蕩的「開疆烈士」中是蠻普遍的現象,尤其過了那一段輝煌的歲月之後,缺乏競爭力又無法轉型再加上膽小不敢大肆改變的結果,就只能追逐那蠅頭小利賺一點是一點,什麼商業道德、顧客安全都不關他的事情。
 
這只能說「飲鴆止渴」,所以這間公司在我離開的半年後倒閉了。
 
話說我上次回台灣還在街頭看到這位大老闆,開著豪華的賓士車違規停在路邊,然後狼狽的跑進便當店買一個50元的便當,嗯,說實話我當時真的很想拿鎖匙刮花他的車…..
 
我現在這個老闆也同樣是西進大陸的前鋒老前輩,資歷一樣深的可以排上所謂江湖長老的位階,只不過公司規模是從30人的小公司成長到現在未滿400人的小型「家庭式」企業,看起來是變大了十倍,但實質上卻還停留在「想當年」的過往輝煌裡。
 
這老闆對採購的要求也很簡單,第一要求「要好品質」,嗯聽起來似乎讓人放心了,第二要求「不准漲價」,聽起來也很正常是吧?讓我娓娓道來吧。
 
這是間很標準的「家庭式小作坊」升級版,整間公司的台幹除了我之外就是「老闆的兩個女兒」、「老闆的老婆」,簡單結構的結果就是我得「能者多勞」,採購是我的本業、物控是我的兼職、倉儲是我的兼管,更別提其他莫名其妙要我去處理的船務、關務、總務、人事和順帶當「抓爬子」,替老闆監控這些大陸幹部級的人有沒有亂來、有沒有對公司不滿。
 
老闆很愛說一句話:「我很想把事情都交給你去做,但是你要能扛的起來呀」,說的我越來越沒有價值感,彷彿我的存在只是一個錯誤,又或者說,就恨我這傢伙沒有三頭六臂,要不然以這麼便宜的價碼可以做這麼多事情,真是賺到了。
 
唉,能做肯做是我註定悲情命運的原因,但是越來越多事證讓我發覺比真小人更可怕的其實是「偽君子」,也讓我開始思考了更多的選項。
 
例如,他會說:「我這價格不可能找到更低的」,嗯,因為這是三年前金融風暴下的價格,當時生產廠家也是咬著牙按這價格生產,這三年間人家不是沒提過要漲價,而是每提一次老闆就回絕一次「不准漲」,大陸在這三年間別的不提光是人工成本就上漲了40%,所以虧本的生意沒人做的情況下自然就是能偷工減料就偷工減料,尺寸精度或是產品品質只能說「趨勢向下」,而相關人員也是睜一眼閉一眼的輕鬆放過,不放能怎麼樣?沒東西可以生產了呀!
 
正常的公司除了原料成本該掌控之外,對於生產成本以及管理成本都應該有相對的要求,偏偏老闆自豪於他曾經當過飛利浦某企業部的經理,所以他的管理方法絕對是世界上數一數二的「完善」,連什麼ISO9000都比不上他所設計規劃的制度。
 
只是事實上製程中所產生的浪費卻完全消失在公司成本裡,主要原因當然是陸籍管理幹部彼此間爭工諉過的能力一級棒,不知道該怎麼處理問題的結果就是「當做沒發生」,這一部分自然更是相關報表系統上的禁忌,能不顯示出來就絕對不會顯示,久而久之,大家都當成這是「世界完善管理制度」其中一環,唉。
 
而這些陸籍幹部又跟老闆有著「革命情感」,都是老闆一手拉拔成材(?)的,所以他們無論說什麼都不會有人質疑,相對我這個新人菜鳥而言,老闆信任他們的程度遠遠高出我所能想像所謂離譜更離譜的境界。
 
一間公司如果管理不善、成本高居不下,但至少也該能面對變化迅速應對吧?例如公司的核心價值「研發設計」就要能肩負起責任,設計出各種高價值的產品,或是改良現有產品推出更經濟精良的「升級版」吧?偏偏我所看到的工程研發最大的能力就是「拷貝」。
 
說穿了,就是拿別人家的產品來抄,這是最簡單又快速的方式。
 
問題是你要抄也要抄出個所以然來吧?功能特性什麼重要的參數往往一問三不知,還會惱羞成怒質疑你憑什麼懷疑他的專業?老闆交代的研發專案是一拖再拖,最後再雙手一攤沒人力、沒時間所以搞不出來。
 
可是老闆也說曾想再找工程人員來分擔業務量,偏偏這位偉大的主管對每一個來試用的人員評價都是「不堪用」,然後自己一肩扛起所有事情,最後再來個惡性循環。
 
所以公司一直沒有能夠搞出新產品,因為都是抄別人家的東西,而人家有現成的供應源你這個半路殺出的成咬金拿什麼跟別人競爭?開新模具要不要錢?新物料要不要備貨然後以量制價?你這麼一滴滴的量憑什麼要求跟人家幾十萬百萬的一樣單價?甚至說人家生產廠家早已生產了一批等著賣誰有時間幫你生產這一點點的小單?這林林總總的因素加起來就註定了我們根本無法競爭,只能週而復始的生產一些固有機種。
 
為什麼我說偽君子更討厭?因為我討厭口是心非、口蜜腹劍的傢伙。
 
老闆很常問我「為什麼這東西這麼貴,我之前買的時候都沒這麼貴,我想一定找的到更合理的價格,所以你再找找吧」,甚至是丟出一家供應商資訊讓我去聯絡,因為他說這一家是他有革命情感的夥伴或是人家介紹很便宜的供應商,問題是當我摸摸鼻子乖乖去聯絡的結果,卻赫然發現事實上這些老闆口中的「優質供應商」都比我找的還貴,這….這算什麼?你懷疑我的專業、我的能力我也認了,是我自己不夠努力達不成你的期待,但是你拿這些擺明了「打臉」的要我去談是怎樣?
 
是要我打心底嘲笑你嘛?我可沒這麼小心眼兼小家子氣呀!
 
 
 
好了,嘮叨完畢,說點我最近煩心的事情吧。
 
其實在這間公司工作也不是那麼不堪,只要我擺爛一點、敷衍一點,其實也能跟那些陸幹一樣過的挺逍遙自在的,但是我無法接受自己變成這樣的結果,所以這兩三個星期我一直在思考是不是該做一個段落、一個轉換?
 
之所以無法立即下結論的一部分原因,當然是因為答應過我媽不會輕易離職,一定會做到公司倒閉領資遣費,另一方面是如果我真的回台灣去當旅行社的領隊,那樣的生活會比現在更有保障嘛?我跟小凱的相處真的就會比現在三個月見一次面更有品質嘛?
 
就是因為人生充滿了變數,在沒有更十足的把握前我沒法那麼瀟灑地拍拍屁股走人,況且現在整體經濟環境不那麼好,離開了這個村還會有下個店嘛?我都已經步入中年了,對於未來的徬徨無挫會有更深一層的恐懼,因此反覆咀嚼思考之後還是拿不定主意,唉。
 
親愛的朋友們,你們認為我該回台灣嘛?
 
無論如何,我想更真實的做我自己這念頭是越來越強了,或許下一篇文章我就會公開了我的照片或是聯絡方式也說不定,只是請不要有太高度的期望或是期待,畢竟理想與現實的差距是很大的。
 
呵呵~祝福大家,平安快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