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02680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防人之心不可無





被一個僅僅高職肄業卻滿口好文采的傢伙騙得頭暈目眩的,雖說如此,換個角度想想這樣的經驗教訓也不是每個人都能有的。





「我認識一個殺人犯,我曾被他迷的暈頭轉向」這樣的話有幾個人敢說出口的?




隨著年紀增長,要想打動我這槁木死灰的心境不是靠外在肉體誘惑,也不是什麼「心靈契合」的鬼話,最簡單的方式就是透過文字,輕而易舉的可以攻城掠地,而我只能束手投降。


尤其是當你掌握到了那個『』點!





當初是在那個萬惡的聊天室與眾多路人甲乙丙愉快地打著嘴砲,這傢伙很不客氣闖入了我的對話視窗丟下一句:「不是年紀大的就一定有豐富人生經驗,什麼熟男魅力根本是個屁」,當然這句話激起了我的好奇,進而嘗試與他交談了解這句話背後的意涵。


這傢伙非常了解人性,丟下那句話後完全不理會我的搭訕,直到三分鐘我的耐性瀕臨極限的同時他又丟出了一個網址,一個完全由文字所搭建的「悲慘世界」,我好奇地開始瀏覽這傢伙的文字,也同時間一步一步地掉入了他精心布置的陷阱。




直到他被收押的新聞爆出之後,我才赫然發現那些文字的背後居然只剩下不到一成的真實,換句話說,整個引誘人墜入的陷阱「幾乎」都是假的。




我這個人有點冷血,所以什麼家庭破碎、妻離子散的悲慘遭遇不會打動我的憐憫之心,反而是那種困境中不屈不饒、苦盡甘來的人會讓我因為欽佩、尊敬等種種情感交織而成的「讚嘆」逐漸演化成一種「欣賞」(或是說佩服)的心情。






這傢伙編織出了一個海外小留學生回國讀高中後家庭破碎,然後在台北自食其力地「苟延殘喘」著,就像是當年的「星星知我心」般的悲慘與奮鬥,讓他考上了台北醫學院而又發光發熱。



他很巧妙的把幾個打動我的G點融入在文章之中,譬如當年我非常喜歡附中畢業的學生,譬如我當時正跟一個北醫的學生分手,譬如他曾在我家旁邊五分鐘車程的房屋仲介打過工,更譬如他種種超齡老成的思維邏輯,更重要的是這傢伙非常懂得「欲迎還拒」的精隨,整個就是把我耍的團團轉而不自知。



那時候我非常著迷這傢伙,正確的說法是「我非常沉迷於他所編織出來的幻影」,那是一種近乎聖靈崇拜的虔誠,說真的,我甚至認為我不夠資格擁有他的愛,所以我只能乖
乖在旁邊守候著他。


(他馬的,事後想想我真他媽的笨,笨到極點的笨)



因為這種虔誠讓我暫時蒙蔽了理智思考,所以我也曾被他利用而作了幾件事情。



其一,他有天跟我說他的家教學生跟他哭訴昨晚在「歐舒丹」偷東西被人贓俱獲,他接到電話趕過去之後先幫這個女學生付錢買下那些「贓物」,試圖讓商家不要報警讓女學生留下案底,只是這一萬多的東西他自己根本用不到也用不完,希望我幫忙跟商家協調當做退貨處理,甚至可以打折只要能拿回現金。


笨豬如我當然聽信了他的說詞,帶著那些「贓物」去店家要求退貨換回現金,店家一看是前幾天那批被偷而買下的贓物當然就不肯退了,而我竟然傻傻的為了「達成使命」開始耍流氓,大嗓門地要店長出來處理。


接下來當然是鬧到管區派人前來關切,原本要把我當滋事份子帶回警局,但是我精的跟猴一樣勒,乖乖站在店外人行道上繼續喊著「我可沒妨礙你做生意喔,你們憑什麼說我滋事,小心我告你們妨礙名譽」,聲音之大足以讓路過的人駐足。就這樣鬧了半個小時,最後店長決定妥協,為了不要鬧大影響店裡經營選擇退錢了事,而我也順利的拿到了那筆錢交給了那個爛人。


(他馬的,後來我仔細推敲才發掘真相,他奶奶的死王八,偷竊被抓的根本是他自己吧?為了怕留下案底才用錢買下來的吧?居然還硬要我去退貨拿錢,根本就是要我去送死)



其二,當時我剛過去廣州當台勞沒多久,這傢伙說帶大學同學來廣州買假貨但是東西太多了裝不下,而我大概是三週後要返台所以希望我能幫他們帶一部分回台灣。


我這個死豬腦想也沒想的就答應了,還風塵僕僕地坐了一小時的公車趕去廣州車站跟他會合,然後在附近的小賓館裡面開了我生平第一次在大陸開的房間!


對,說到這一定會有人說:「你這麼沉迷他還不是為了他的肉體」,要是我誠實地跟各位說我跟這傢伙周旋了快一年的時間裡,唯二的肉體接觸是「不到兩秒的一個吻」和「
不到三秒的一次握手手」
,你們一定不會信的,對吧?


對!他馬的,我虧大了!


早知道當時在小賓館把他推倒按在床上的時候,就不要他媽的故作紳士只偷吻了兩秒、偷握了兩秒!掯~我真是虧大了!


唉,沒辦法,當時我幾乎是把他當神一樣崇拜著,哪敢肖想佔有他呢?

(好吧,想丟雞蛋的觀眾可以開始丟了)

在小賓館裡睡了一夜(他回到他所謂同學房間)趁天色未亮我趕著第一班公車回到郊區的工廠,就在拖著他的行李箱下車的時候被公司的職員看到,什麼我通宵徹夜不歸跟酒家女鬼混的消息就此傳開了.......


唉,我真的是豬腦袋外加愚蠢到了極點。


三個禮拜之後我變成了一個專用貨運工,為了他那一箱A貨我還多付了行李超重費八百塊台幣,再風塵僕僕地幫他送到他的宿舍,只獲得了一句:「你好棒,謝謝你了」這樣的口頭獎勵。


說到這我還真羞愧的想一頭撞死算了,後來經過與很多人一起分析這個爛人的種種事蹟我才赫然發掘那一次他是帶著他當時的BF去廣州玩順便買仿冒品,而我這個勞苦功高的貨運員只是他口中「朋友工廠裡請的雜工」......唉.....



更氣人的是,那一大箱仿冒品A貨竟變成了他日後詐騙別人的「高檔奢侈品」,也就是說我居然就在這無意之間成為他詐騙的共犯!


至於說記不清多少次借了有沒有還的錢,那就更是無關緊要了。


幸好老天眷顧,周旋了一年多之後我忽然清醒了,這傢伙根本不可能屬於我也不適合我,他有太多神祕與不為人知的身世背景,他有著絕對禁止別人窺探詢問的私人領域,對於這樣的傢伙我終於清醒了與之保持距離,所以後來他又找過我幾次想要藉由我幫他解決問題。

例如他白目的「室友」侵佔別人的手機,或是他「某學長」被前女友控告恐嚇,我除了一再追問細節之外也僅只幫他找律師協助解決問題,因為他編織的故事越來越匪夷所思甚至漏洞百出,只能說當時我被他迷的暈頭轉向之際根本沒靜下心來仔細思考,否則精的跟猴似的我怎麼可能看不出破綻?


因此當他後來想要找我去他口中「家族大陸工廠」工作而索取我的證件,當下我就知道這傢伙沒安好心眼,找個藉口婉轉的回絕他,也讓他發覺我開始「神智清醒」而逐漸放棄我這隻肥羊。



幸好我沒聽信他的鬼話而把證件交給他,否則那個身首異處、大卸八塊的被害人很可能就是我!


故事說完了,這傢伙也在前一陣子被宣判「無期徒刑」定讞,我這個人生的汙點也終於可以鬆了一口氣而娓娓道來。



我只想跟大家說明一件事,請開始學習「保護」自己,因為很多情境下你無法輕易判斷眼前的這個人到底心是黑的還是紅的,或許一時的大意損失的只是金錢,甚或是肉體、名譽等等有形無形的個人資產,但是沒有人可以保證哪一天你失去的不會是你寶貴的生命!


說來殘酷,在保護自己的同時請「適度」地抱持著「懷疑」的警覺學習著如何去拿捏掌握自己的同情心與憐憫心,因為那些工於心機的壞人最厲害也最難防備的技巧就是操控著人性的善良與弱點所以在每一次的人際交錯時請讓自己保持的多一絲絲的警覺性

今天我們該譴責的不是那些懷抱著期待心情的受害者,不該是去責問為什麼受害婦女裙子為什麼那麼短、為什麼深夜還在外面遊盪,更不是如同記者般丟出一個掀開傷口的問題「你為什麼不怎樣怎樣,那就不會發生這樣那樣」,真正該追究該負責的加害者勒?難道就有人真的願意這一切難以啟齒的遭遇發生在自己身上?


就像某個動物組織奔波的重點通常不是死去的、被害者的人權,而是那些罪該負起責任的兇手那可笑的「人權」!


是呀,死人是沒有也不需要人權的,不管你們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後記:本文是ptt上轉過來, 因此刪去了全部網友的回應, 僅留下我後續補充的部份, 感謝各位朋友的回應!

我已經故意略去了很多細節,就是不想讓大家失焦在去追問到底是誰,我這篇的重點只是要提醒大家:「即使你自認再怎麼冰雪聰明,有時候真的碰到了那命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