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02680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如果不曾愛過


話說今日天氣好,睡醒之後自然又是遵循慣常往例騎著小逋逋去小凱家吃[不劣的爛曲],而由於人潮太多我只好跟兩個小女生共桌,而這樣的機緣也讓我分享了兩個女生的八卦世界,呵呵。

姑且賦予他們各自的代號吧,青春活力的A女和比較內斂的B女,以及她們話題中圍繞著的「P男」,這樣後續會比較好歸納分析整理,畢竟日常生活中腦袋裡都裝屎的我只有在這種八卦時刻會開啟「多工運作」,讓我可以一邊吃東西一邊豎起耳朵聆聽,然後順便拼湊整理成一個又一個的故事背景。

P男是北部大學生(研判是中後段私立大學),A女是透過活動認識P男,而兩人認識之初男方是大學新鮮人而女方仍是高二生,至於B女則是P男的同學並且是A女的學姊。

由於我是中途加入的,所以話題之始我並不明瞭,我只能從她們的對話中慢慢去摸索拼湊,大致上還是圍繞在所謂的「感情困擾」這個少女情懷上,A女雖然已經主動跟P男提出分手,但是她始終無法釋懷男方對於兩年感情看似不在乎的心態,所以跟學姊閒聊的過程中尋求一點慰藉和釋懷。

嚴格來說,B女是個不錯的聆聽與諮詢者,她所提出的話題至少都是用「妳認為」、「妳想」這樣的方式開頭,讓A女可以比較誠實地說出自己感受與想法,而不是很多「自以為是心理專家」的人常用「我認為你」、「我想你應該」這樣的方式,只不過前前後後聽下來我有一個感覺,B女其實有很強烈的自我防護心態,同時間她所丟出來的問題帶有很大一部分是「窺探隱私」這個角度,所以更激起了我好奇心想繼續聽下去,這個學姊到底葫蘆裡裝著什麼心眼。

「你知道他前幾天臉書上標題寫:<你敢不敢?要不要?>是什麼意思嘛?」B女問。

『我有一段時間沒去看他的臉書了,我不知道他有留這樣的話,即使是如此,我想那也與我無關了,大概是跟他現任女友挑釁吧,應該是做那檔子事情之類的。』A女不在乎地回應著。

「所以你知道他後來交了女友,在你們正式分手後沒幾天?」B女接著問。

『我知道那個女生,是他同學的家教學生,年紀跟我一樣,我們還沒分手前他就跟她私下約會過幾次被我抓到。』

「所以其實你早知道P男是個慣性劈腿的傢伙?」

『應該這麼說吧,我是累積了很多次的教訓,才認清了這個事實。』

「那麼你認為從這段感情裡你獲得了什麼?學習到了什麼?」B女適時地丟出個反省問題。

『我想,要說是教訓還不如說是個體認,很多人都曾告訴我一些經驗,甚至警告過我,但是我都沒聽進去,直到自己走過這一段,才發覺我是用自己的生命去驗證了這一些我早就知道的事情,該怎麼說勒?說我咎由自取也好,畢竟這是我自己選擇的結果。』

「如果時間重來,你會有不一樣的選擇嘛?」

『如果時間重來?呵呵,我想我還是會重蹈覆轍,因為我一定會認為只有自己最清楚自己,別人的話都是想要逼迫我就範壓力,這也就是我剛才說的我自己的體認,非要走這麼一回才會明白,之前說的再多也沒有用。』

「那麼你會後悔嘛?後悔將自己和青春給了這樣的一個人?」

『說後悔倒不如說我傻,這麼天真的相信了他的一切謊言,也難怪我爸媽當時曾罵我說我一定是腦袋糊塗了,要不然怎麼會天真的以為把自己交給他就能換回感情。』

「所以....你們真的發生關係了?」B女驚訝地說著,但我聽的出來她聲音裡窺探遠大於驚訝。

『嗯,就在我滿十八歲那一天,我們去開房間然後就發生了。』

「你真傻,不過你不是唯一的傻子,唉。」

『我知道,因為後來有人告訴我這不過是他們那一掛慣用的手法,或者說他們彼此間炫耀的光榮事蹟,誰能搞上高中妹之類的。』

「其實這也不能怪你,或許等你真的進入了大學校園就會發現其實多采多姿的很,很多人就在這個時候變了,與原本的自己有了翻天覆地的轉變。」

『或許吧,我已經打算重考或是轉學考了,當初為了他推甄到這個我根本沒興趣的學校、科系,現在我懂了、夢也醒了,該認真考慮我自己的未來了。』

「無論如何,你終於還是找到了你自己的方向,這是值得安慰的囉,至於過去的就算了吧,沒必要再去追究為什麼,畢竟有時候真相是很傷人的。」

『我只能說還是有點不甘心吧,兩年的時間也不算短了,怎麼他就能這麼雲淡風輕?』

「或許是每個人追求的目標與重點不同吧?你要的是天長地久,而他要的只不過是一時燦爛煙火,如此而已。」

『如果不曾這麼深愛過,那麼我又怎麼會懂,這就是痛,關於愛情的痛?』A女輕輕地嘆氣。


接下來?我吃飽了就拍拍屁股走人啦,總不好意思繼續窩著當個「變態」偷聽狂吧?因此以上的對話是根據我印象所修改潤飾過的,應該不致於太不道德吧?



有時候想想,是不是我也曾經走過這一些,如今才能比較「豁達」、「睿智」地面對這一切?

又或者說,因為經歷過、聽過、看過那一些自己的與別人的感觸,才慢慢地明白了那些早就聽說過的道理,只是年少輕狂呀,總是寧願飛蛾撲火然後在痛徹心扉的當下恍然大悟,這就是人生呀!

我忽然想起了前幾天看到公視某談話節目,那天節目的主題是:『未婚媽媽』,而讓我印象深刻的其中一位現身說法的小媽媽語重心長地說著:『我好後悔當初沒有聽爸爸的話,要不然我現在不會是這麼辛苦』,在她的啜泣聲中不難想見一段只維持了四年的婚姻最後下場是離婚而男方坐牢,留下兩個年幼的孩子拖累自己的爸媽無法退休安養天年,自己還得白天工作晚上上課彌補當年所錯過的時光,這一切究竟值不值得,恐怕真的只有當事人才能明白了。


於是乎我衍生了一個感慨,『負責』或許不是嘴巴說說那麼簡單,也不是我們原本以為那麼稀鬆平常,每一個『選擇』之後的決定都會牽連出不同的發展際遇,有些或許真的能如我們所願,有些也或許真的還有彌補與修改的契機,但是很多很多的選擇卻是註定了得用一輩子的時間才能證明,到底當初的選擇是對還是錯。

若是如此,我們是否又已經做好心理準備,去承受所謂的『對自己負責』?


祝福大家,平安快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