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02680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小米酒

在還沒準備好完整面對「賽德克.巴萊」之前,我想先聊聊我所認識、接觸的原住民。 大約在十六、七年前,我還是一個軍校大學生的時代裡,有兩年假期有幸參加了同學家族部落的豐年祭,雖然時間過了這麼久,對我來說卻還是印象深刻回味無窮,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小米酒」,哈哈。 話說我同學家族是阿美族其中一支,現居在台東都蘭一帶,當年我們相約一起參加豐年祭的原始動機確實很簡單,因為我同學(阿正)拍胸脯保證【小米酒隨你喝到爽】,所以呢一堆酒鬼當然二話不說地買了機票就揪團前往了。 我還記得第一次去是在傍晚到達台東機場,下飛機後一夥人租了七八台機車就這麼在阿正的帶領下直接殺到他的老家,年少輕狂的我們競相飆車競速,居然只花了半個小時就到達了位在半山腰上的老家,起先我還有點狐疑,因為印象中電視節目或是電影介紹的原住民部落不是都是草屋還是木屋的,怎麼阿正的老家居然是棟四層樓的水泥建築? 後來我才知道原來當年霧社事件後日本人強迫山上原住民遷徙到平地來管理,阿正他們家族也從原本靠近花蓮的山上被遷徙到了現在的位置,而且被半強迫的蓋起了「現代化」的房子,時間一久也就這麼發展成了一個小小的聚落,也難怪放眼望去皆是鋼筋水泥的建築,那些傳統房舍早已成了過往記憶。 到了阿正家第一件事不是放行李,而是直接上餐桌開飯,據他們說晚上八點左右有類似營火晚會的節目,在更後面的小學廣場上,因此我們要先用餐免得到時候會太餓,說著的同時抬出一個「台灣啤酒」的塑膠框,裡面擺滿了一罐一罐600CC的礦泉水瓶子,裡面的液體呈現乳白色色澤,我還記得我當時竟然天真的問阿正:「你們家有種芭樂唷?還會自己釀芭樂汁?」,天知道那就是恐怖的、傳說中的「小米酒」,當然這也是我被灌倒之後隔天才知道的。 只見阿正隨手一人一瓶將寶特瓶飲料遞給每一個同學,當我正準備伸手去拿的時候,阿正狡獪地撥開我的手說:「你不是這種的」,然後從桌底下拿出一瓶【月桂冠】交給我,『這才是你的”扣打”』,阿勒…..我酒量、酒膽好已經傳的這麼開了嘛?人家都喝600CC的你居然給我2000CC的…… 一直有人問我說「這種口水酒(古早是用口水誘使發酵作用)到底好不好喝?」,坦白說我無法明確描述這種酒到底迷人在哪裡,但是就因為它太像果汁了(尤其是芭樂汁),口感甜甜的沒有酒精的刺激味道,因此往往等你發現自己喝多了的同時卻也無法制止自己不繼續喝下去,直到意識模糊的那一刻止。 所以我們這群第一次喝到正宗小米酒的傢伙最後都倒成一片,當然也包括我這個喝了人家三倍份量之後還去搶別人沒喝完的酒來喝的卑鄙傢伙…… 不過呢,依據我的生理習性酒醉之後睡上兩個小時就會酒醒(這是當年青春無敵的驕傲),所以後來我居然自己醒來然後走去廣場上跟著人家一起跳舞,阿正的叔叔看到我居然還『活著』高興的很,又拉著我就在營火旁邊繼續喝了起來,這一次我就真的掛了,怎麼被人抬回阿正家的過程是一點記憶都沒有! 大概是這一次喝的太爽了,所以同學們相約隔年還要再去一次,但每中不足的遺憾是問我那些同學「原住民的豐年祭好玩嘛?在玩些什麼?」,只見他們會搔著頭害羞地說:【我只記得喝了好多小米酒…..】,哈哈! 第二年我就學乖了,先小酌了一下之後就去參加營火晚會,等到場上的人都喝的差不多(真的是邊跳邊喝耶,好神勇)之後再放膽狂灌,這時候剩下的酒都是我的啦…..不是啦,是更爽快地「呼乾啦」!因為原住民朋友喝盡興之後真的是異常豪爽的,拿起酒『碗』就真的搶著跟你一起共飲,就像「賽德克巴萊」電影裡面一樣是兩個人靠著碗口一起喝那樣的方式,都怪我當年害羞不敢太過放肆,要不然我一定跟那些天菜級的原住民底底蛇吻了,哈哈! 隔天早上一大早我還跟著阿正叔叔去樹林裡打小鳥(是真的打小鳥,不是邪惡的那種….),可惜他教了我半天我就怎麼也無法順利的射出弓箭,只好跟著他去搜捕前天放置的陷阱,嗯當天的收穫是兩隻青竹絲和一隻野山雞,看樣子我的運氣還不錯唷! 一直到我們回到家已經是將近中午十二點了,我那些同學們還在昏睡當中,你看看多可怕的小米酒呀,甚至直到傍晚我們要搭飛機回台北的時候,我還有一個同學是拎著一袋嘔吐物上飛機的……這傢伙後來足足被我們當成笑料長達十年,真是辛苦他了。 不管是學生時代或是後來進入社會,甚至曾交往了一任也是阿美族的原住民,對於原住民的樂觀天性一直是吸引我的某種魅力,從他們身上我彷彿看到了某種陽光般的快樂和忘卻憂傷的能力,因此坦白說我非常喜歡與原住民相處共事的,相對於都市叢林裡的人來說,他們身上「自然」血液中所蘊含著「真」,可能是我們永遠也無法擁有的遺憾吧? 這幾天一直沈溺在賽德克巴萊情緒中的我,不知怎麼的忽然想起了這一段過去,彷彿又回到了當年的時光,跟著那群「山裡的孩子」一起跳著、唱著,一起喝著美味迷人的小米酒,呼~真的只有一個字可以形容:【爽】,呵呵! 話說回來,我當年好像也蠻喜歡我的阿正同學,甚至曾大膽的「熊抱」他好幾次並企圖索吻(真不害臊),他其實也知道我的底細,只是他都很大方的讓我抱著聽我說心中的煩惱,所以他真的是一個很好的朋友,雖然他畢業沒幾年便結了婚,甚至孩子都已經開始叫我叔叔了.....唉....歲月匆匆...... 祝福大家,快樂平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