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03826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靈魂.虛脫無力


 

人一生面對無數的大小戰役,然而最慘烈的不是槍林彈雨中挨上數百下,而是準備衝鋒的剎那發現背上插了支自己人奉送的暗箭,那才是痛徹心扉卻喊不出一絲哀號的悲壯。
 
昨天跟著爸媽去宜蘭走了一趟,目的是探訪兼考察當地的「民宿」,看看是否有發展與投資的可能,因為這是我眾多夢想中逐漸從模糊而越來越清晰且最有可能實踐的一個,只是滿懷希望與熱情的期待卻全然毀在我爸從一而終的堅持上。
 
我的人生已幾乎跨過了一半的門檻,在這個尷尬的轉折點上我一直在思索著未來的方向,把自己曾經許下的夢想逐一檢視釐清,進而深入思考各種實踐的可能性與可行性,甚至翻查了很多參考法規及資料,儘可能的在最大的範圍內把那些夢想條列分析,各種正面、反面的衝突與窒礙,甚至已經不光只是我自己的期待,還擴充了未來一段不算短的時間內照顧其他家人的計畫方案,所以最後我規劃了一個短中長期按部就班的理想,是的,我打算開一間有著特色風格的休閒式民宿。
 
我們去拜訪了我爸以前的朋友,一位宜蘭土生土長的在地人,一進到他家我爸就不停的讚嘆真是舒適與豪華的家(因為是買土地自己設計蓋的房子,整體奢華度已經超越了一般的別墅),這時候我還以為老爸開始認同了我的想法,可以接受了我打算開民宿的期待而放棄了開便利商店的堅持,然而,最後我才發現我錯了,不但是徹底的錯了,還是那種有著濃濃被欺騙悲哀的大錯特錯。
 
藉由那位伯父我們也前往了一間他朋友開設的SPA民宿,從這間已經開了六年的民宿來請教我爸媽所擔心的點以及我計畫中可能不周全的疏漏,當然除了吸收知識之外我也趁機把我的通盤計畫在那當下提出來,各階段的重點以及我規劃的執行方式,那位民宿老闆很專心地聆聽我的想法,並且很熱情的分析計畫中我擔憂的盲點,而且他也很大方的分享這六年來他的心路歷程以及經營這間民宿的甘苦談,總之這場會面是非常難得的巧遇,也讓我更加深了執行這樣計畫的信心。
 
老闆看得出來我這想法已經醞釀了很久,很多部分也是他當初想要千里迢迢跑到宜蘭來的原動力,所以他不光是指出我忽略的地方也同時提出適當的建議,讓我省去了很多摸索與試誤的時間浪費,連老爸聽著聽著也顯現出濃厚的興趣,甚至開始徵詢附近有沒有可以蓋民宿的土地出售,至少到這一個階段我整個人的熱情是燃燒到了最高點。
 
然而這一切卻在回程中徹底翻轉。
 
當告別了友人而車頭轉向雪隧之後,還沒前進超過一百公尺的時候,我爸就直接潑了我一盆急凍的冷水,「這計畫投資太大,我不認為可行,還是開便利商店比較好」,嗯,很徹底的否決了我的理想。
 
「要買土地還要蓋房子,加上基本的裝潢硬體設備,這下沒有兩千萬絕對跑不掉,這樣的風險太大了,萬一沒有人來住不就喝西北風了?」老爸搖搖頭否決一切。
 
『兩千萬是投入成本,土地房子至少都是保值的不動產,即使是最壞的情況,一塊五百坪的土地加上一幢至少七個大房間的度假別墅,我們全家都可以把那裡當做安身立命的所在,那麼還有什麼血本無歸的風險?』
 
「你不可能每天都有人來住,民宿都只能做週末生意,這樣哪可能回本?」
 
『未來的民宿跟旅館是完全不一樣的發展走向了,我要開的是有主題、有特色的民宿,加上現在科技的發達,我的民宿將會是主動出擊去找客人,我不但要架設自己的網頁,還要買關鍵字廣告,甚至我會鎖定國外背包客的客層,我完全不擔心沒有人來住,』我一邊開著車一邊試圖解釋,『你不是剛才也聽到老闆說,冬山河邊的民宿甚至一年只開三個月的,靠童玩節這個活動賺三個月就可以一年吃香喝辣,那你們還擔心什麼?』
 
「開民宿哪有這麼簡單,要很多人來做,我們家哪有這個能力?」這下換老媽開口。
 
『開民宿不是開旅館,我們只有五間房間要顧,我跟小凱專心接待客人招攬生意,以及順便圓我們開咖啡廳的夢,把民宿一樓大廳變成藝文咖啡館,大哥有救生員執照也熱衷釣魚,他可以帶客人去海邊活動戲水垂釣,二哥廚藝一把罩那可以直接包了三餐伙食,大嫂二嫂只要專心內部整理與清潔就好,你說這樣的計畫還會人手不夠嘛?真的要是忙不過來,這裡大把的工讀生(三所大專院校)欠缺工作機會還怕找不到人?』
 
「這樣哪有開便利商店好賺?你們三兄弟一人開一間每個月都有五六萬的淨利,我就不相信開民宿一個月可以有十五萬以上的淨利。」
 
『我著眼的不是在金錢,而是生活!』我加重了語氣,『我想要的生活跟你們想要的生活是完全不一樣的,甚至說難聽一點,我所認為的出人頭地跟你們所認為的出人頭地也是完全不一樣的,對我來說錢的多寡絕對不是支撐我努力的原動力,只有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才有可能讓我樂在其中,這才是享受生活。如同老媽剛才不是一直羨慕人家悠閒的生活,對他來說活了一輩子現在這個時候才是真正快樂的時候,物質慾望已經不再是生活的重心了,所以該退休的時候絕對不戀棧,巴不得馬上買了機票去環遊世界,這才是人生。』
 
「你這麼年輕就想要享福,會不會太沒出息了?」老爸對我的想法一直抱持著嗤之以鼻的態度,所以他會這麼說我一點都不意外。
 
『我只是把我想要的工作與我的生活更悠閒地結合在一起,如果可以做到,嗯,事實上也確實能做到,那麼為什麼我不去做?我說了我認同的出人頭地是在生活中展現自我、發揮自我,而不是有多偉大的頭銜、賺了幾百幾千萬的財富。』
 
「花兩千萬賭一個夢,這個我做不到。」老爸下了最後的結論。
 
『其實一早在休息站的時候我就跟老媽說了,這一次來宜蘭也是徒勞無功,因為你根本就不是認真的想要支助我去圓夢,你根本就是在找機會、找理由反對我而已,這下看來我的看法是對的,真的是浪費時間。』
 
「你真是不知好歹,有人拿錢給你開便利商店你還不要,沒看過這麼倔的傢伙。」
 
『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我們就直話直說吧,你根本就不是想拿兩百萬來讓我開便利商店,第一便利商店是你的夢不是我的,第二,你只是要拿兩百萬來彌補你內心對我的虧欠,因為我從小到大沒有麻煩過你,也不像兩個哥哥要你幫忙還了幾百萬的債,對你來說,我這個不知好歹的傢伙讓你失去了做父親的尊嚴,因為我從沒開口向你求助,這才是你最根本的目的,因為你壓根了就沒想過我們兄弟會有成功的一天,你打心底就認定了即使開便利商店也是賠錢收場,那也頂多只賠兩百萬而已,還不會讓你太心痛,不是嘛?』
 
然後我們就一路沈默,沒有人再開口了。
 
如同我說的,我的人生已幾乎跨越了一半的門檻,難道這個關鍵的時候我還不能替自己剩下的人生規劃想要走的方向?還要乖乖聽父母的命令走在你們所認可的道路?對不起,我辦不到。
 
好,你要說我整天只會做夢不切實際,那麼你有沒有想過當年我研究了半天要你去買的那幾間房子現在是什麼樣的情況?從一坪十七萬飆漲到現在四十五萬,前後不到六年的光景,你現在是要怪我當年沒拿刀逼你去買還是要罵我整天只會研究這些紙上富貴?
 
你這個股市房市空頭總司令喊著崩盤崩盤喊了十年了,請問事實到底崩了沒?你所預言的財富重分配到底實現了沒?嗯,坦白說有啦,我們家被你搞的已經被分配到赤貧那一塊去了,這就是你期待的?
 
更何況十年前最好的時段已經過去,那時候你熱衷定存數字的增加完全不屑不動產,那麼已經漲的失去理智的現在你卻開始追著買眷村改建的國宅是怎樣?你認為那種四五百萬的房子要花多久才會讓你賺到一倍兩倍的漲幅?更別提還在什麼中壢半山腰或是彰化鄉下地方的國宅?為什麼你就不聽勸買個大台北地區的中古屋?
 
所以你認為買三間國宅不是大投資?所以你認為三間五年內沒辦法過戶又膽顫心驚怕被檢舉的國宅是完全沒風險的?這樣的風險比不上我那間完全合法又馬上拿到執照的民宿還實際?
 
更何況,你可以不贊同我的計畫,也可以不認同我的理想,但是你不應該否定它,從一開始我就沒打算開口跟你要一分錢,今天是你主動說想要支助我來圓夢,到頭來卻是拐個彎硬逼迫著我要替你執行你的夢想,說真的,我有一種很沈重的淒涼,為什麼我親愛的家人自始至終都只會否決,從來都不會認真思考實現的可能?
 
所以我整個人都虛脫了,連靈魂也搖搖欲墜,除了悲哀還是悲哀。
 
這也是為什麼即使我已經在誠品完整的看完了這本【電影.巴萊】,卻還是決定花錢買下來帶回家,因為我想從這些逐夢的傻子們中汲取一絲絲的勇氣,讓我可以再找到重新振作的契機。
 
我說過我期待【賽德克.巴萊】這部片不是因為霧社事件多麼悲壯淒慘,也不是魏德聖這位導演功力多麼出神入化,而是我欽佩這樣的一群人為了被所有人質疑、譏笑的傻夢而奮鬥著,這樣的傻勁、這樣的勇氣是此刻慘澹低潮的我所極度欠缺的,因此我或許跟絕大多數人不一樣,我期待的是能在這部電影裡面找到讓我重新振作的勇氣!
 
一起加油吧,所有的朋友們!
 
祝福大家,平安快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