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0372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天使,暫時離開 (下)

雖然已排練了好幾十次,預擬了好幾種說詞,但是當『嘟~嘟~』響起的時候阿傑心裡還是祈禱對方千萬別接,只是事與願違….. 『喂~』小K慵懶半夢半醒的聲音從話筒裡傳來,『誰呀?』 「是我,阿傑。」 『怎麼了?這麼晚打電話給我有事嗎?』 阿傑吞了吞口水,鎮定地說:「我要告訴你一個壞消息,大陸那邊出事了。」 『什麼?』小K立即清醒打開了床頭燈坐了起來,『發生了什麼事?小D沒怎麼樣吧?』 「沒事,你別緊張,工廠發生員工跳樓自殺事件,現在公司高層已經飛過去處理了。」 『那小D有沒有怎麼樣?他還好吧?』小K緊張地接著問,『他有沒有受傷?』 「你放心,員工跳樓的時候他在外面接洽電力設施,所以他人是沒什麼事情,只不過因為他是當地主要的負責人,所以公安要求暫時拘留他配合調查。」 『怎麼會這樣?那他會怎麼樣嘛?會被關很久嗎?』 「你別胡思亂想,只是配合調查而已,等公司高層與家屬達成協議解決之後就沒事了,所以可能有很長一段時間他會無法離開大陸,他要我先跟你說聲抱歉。」 『這….他沒事就好,嚇死我了。』小K鬆了一口氣。 「所以他短時間內無法回台灣了,你要先有心理準備喔。」 『沒關係,我會等他的,要不然我也不知道還能怎麼辦了,謝謝你告訴我這個消息。』 「這是我應該的,學長也不希望你擔心害怕呀。」 掛上話筒,兩行眼淚悄悄地從阿傑的眼角滑落……. =================================================================== 小D回大陸之後即將屆滿一個月…… 『阿傑~我是小K,我在你們公司樓下大門口,我有急事想要跟你說。』 啊勒,阿傑捂住話筒趕緊走到落地窗邊往下看,大門口那個穿著黑上衣的人真的就是小K,他怎麼跑來了?難道他都知道了?「小K,不好意思我現在在客戶這裡,沒辦法回公司去找你,要不然你先回家去晚點我去找你好不好?」 『喔,好吧,那也只能這樣了,待會見,掰。』無奈之中,小K轉身離開了公司。 看著小K落寞離開的身影,阿傑心中湧起複雜的情緒,參雜著愧疚與不捨的糾結,讓他失神地差點撞上了迎面而來的同事,「阿傑你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嘛?」 「沒事沒事,只是想一些事情恍神了,不好意思。」 走回自己座位上的阿傑失魂落魄,原本以為一切都安排的很好,怎麼會突然發生了這樣的變化?「接下來該怎麼辦呢?學長?你說我該怎麼做?」 看著釘在行事曆上面那張瞭望海洋的風景明信片,阿傑突然下定了決心,他打開了座位旁的保險櫃拿出一個牛皮紙袋,轉頭吩咐旁邊的助理楊小姐:「對不起,那個達康張老闆臨時要我拿資料過去,我先離開一下,等一下麻煩妳幫我COVER一下打卡,拜託拜託!」 「沒問題的啦。」楊小姐比了個OK的手勢。 離開辦公室之後的阿傑並沒有直接前往小K和小D的家,而是先繞到某個地方待了一段時間之後,才又飛車趕往他們的住所。 叮咚~雖然身上早有大門鎖匙,阿傑還是禮貌性的按了電鈴,鐵門幾乎是立刻地打開,而站在門後的當然是焦慮不已的小K,『對不起麻煩你了,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別急,進去再說。」阿傑細心安撫著小K的情緒,誘導著他安靜地在沙發上坐了下來。 「家裡沒水果了,改天我再帶一點過來吧」,阿傑端著兩杯開水然後在小K旁邊坐了下來,「你說有緊急的事情找我?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情?」。 哇~的一聲,小K哭倒在阿傑懷裡,『我昨天夢到小D離開我了,他笑著跟我說保重,然後就轉身走了。』 「只是個夢,只是個夢而已…..」阿傑輕輕拍著小K的背,溫柔地安撫著驚恐不已的他,「你別想太多,夢不是真的。」 『可是夢裡一切都好真實,我好怕這會不會變成真的』小K嗚咽地啜泣著,『你說小D會不會真的不要我了?他去了那麼久怎麼都不回來?他是不是真的不愛我了?』 「你別想太多,學長不是那種人,他怎麼可能不愛你呢,相信我這只是夢而已,你不要胡思亂想」,說是如此,阿傑還是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真的嗎?你沒有騙我?』小K抬起頭用哭腫的雙眼看著阿傑,『你怎麼知道?』 「相信我,小K,雖然我眼界不夠寬認識的人也沒多到哪裡去,但是學長絕對是我見過對感情最認真的人了,他不是那種輕易放棄的人。」 『那你告訴我,他到底在忙些什麼?我已經一個禮拜沒在SKYPE上面碰到他了,難道他真的忙到沒有時間跟我說說話?還是公司又出了什麼差錯要他扛?』 「不是你想的這樣….」阿傑欲言又止。 『那你說到底是怎麼樣?你們是不是有事情瞞著我?』小K掙扎著站了起來,埋怨似的看著阿傑,哀怨的眼神讓阿傑心裡好難受。 「你真的想知道?」阿傑拉著小K的手,「就算事實很傷人,真相很殘忍,你也不顧一切的想知道?」 ……小K止住了眼淚,用帶點悲傷鼻音的肯定語氣緩緩地一個字一個字說著:『我想知道到底怎麼了,不管怎麼樣,請你告訴我。』 唉,阿傑搖了搖頭,轉身從腳邊的牛皮紙袋中抽出一份資料遞給了小K,「這就是你要的答案。」 突然間,小K覺得自己的手在顫抖著,眼前的這份文件看起來薄薄的沒幾頁卻又顯的沉重無比,這一疊資料就是自己要的答案?難道真的發生了什麼事情?儘管自己伸出了手卻似乎怎麼樣也撐不起那疊資料的重量……. 時間彷彿過了一世紀之久,小K內心天人交戰了幾百回之後終於鼓起勇氣接下了那疊資料,卻在翻開第一頁的剎那崩潰痛哭失聲……… A4紙張開頭那斗大的紅色關封印著【台北地方法院士林分院】,而在蓋印下的第一行字居然是:『法院公證預立遺囑證明』,一瞬間小K只覺得天旋地轉,眼前的一切全部都模糊了………. 『為什麼,為什麼你們讓我笨了一輩子,卻讓我唯一聰明的這一次會是這樣的結果?為什麼…..』小K緊緊抓著那一疊文件哭喊著…….. =================================================================== 忠孝東路的星巴克裡面……. 「這真的是我聽過最誇張的徵人了。」紅衣男子搖著頭。 「對不起請恕我問一句,你這樣做的目的是為了什麼?」藍衣男懷疑地提出問題,「演這齣戲的真正目的是為了什麼?」 『我知道你們會懷疑這只是場騙局,你們也是我接連面試過的十幾組人馬後唯一最接近我設定條件的對象,所以我再次請兩位來是想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跟你們說清楚,目的只是要圓一個我的夢想,當然要不要接下這個工作你們可以考慮清楚再回覆我。』 「對不起,我不知道你所謂的夢是指什麼?」 『我的夢想很簡單,我希望看到我愛的人能夠幸福,即使沒有我陪伴著他也不至於悲傷難過,如此而已。』 「如果只是這樣,有必要這麼大費周章的安排這一切…..你剛才跟我說的這一些計劃?」 『我希望一切都很圓滿自然,我不希望留給他的只是無窮無盡的悲傷。』 「可是我並不覺得有必要投入這麼多只為了演這麼一場戲?更何況你那最後的要求似乎太強人所難了。」 『對不起,我知道我那最後一個要求是過分了點,但是我相信等你真正的融入到劇情之中後,你會認同我所說的一切,更會同意我這最後一項請求。』 「只是,會不會真的太誇張了點?」、「對呀,簡直是連續劇中才會出現的情節」,兩人一搭一唱地說著。 『沒辦法,因為我真的沒有多少時間了。』 =================================================================== 「乖,別哭了,事情都已經發生了。」阿傑緊緊地摟著小K,讓仍在啜泣的他可以盡情地釋放情緒。 『我不懂,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的?』 「學長沒有跟我透露太多,只是說他最後一次返回大陸前就已經檢查出來了,那時候已經是接近末期的徵狀了。」 『那他為什麼不告訴我?為什麼丟下我一個人?』 「學長其實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了,要不然也不會這麼大費周章的安排這一切,你要明白他的苦心呀,小K。」阿傑輕輕地摸了摸小K的頭。 『所以你們都串通好了要來騙我?』這下小K哭的更悽慘了…… 「其實我也不願意…..」 X    X    X    X    X    X 『這裡面有我的所有投保的合約書,以及目前手上相關醫療單據憑證,後續還有接下來好幾個療程的保險理賠,因此我稍微計算了一下等我走了總共可以領回七八百萬,這是我能留給他最後的禮物了,至於這本存摺裡面的三十萬就當作請你演這齣戲的酬勞,這是印鑑和密碼請你收下吧。』說著,把桌上一疊資料推向對面坐著的人。 「你不怕我就這麼跑了?」對座男子猶疑地拒絕接受這一疊資料。 『雖然認識你不太久,這是經過這些日子以來的相處,我相信我的直覺我也相信你,我認為你是值得託付最後願望的人,所以請你不要推遲了,這是你應得的。』 「這…….」 『就如同我之前計畫好的步驟一樣,我已經跟人事周經理打點好了,他會賣我這個人情把你弄進去業務部,但是接下來可要靠自己表現囉,不過我認為以你的能力應該足以應付有餘的。至於如果你真的不願意接受這一切,那麼你也可以選擇在事後把真相告訴他,然後把這一切都交給他,我想你心裡會好受一點。』 「可是我們這樣做,真的對嘛?」 『其實我也不知道到底是對是錯,但是我只知道我不希望看到他悲傷難過樣子,所以….』頓了頓,男子繼續堅定地說著:『所以我希望你能代替我,讓小K幸福。』 X    X    X    X    X    X 『所以,你對我所表現出來的一切,到底是真的還是演戲?』 「我原本只是答應了學長的請求幫他演這場戲,但是隨著跟你越來越熟悉之後我發覺我騙不了自己,就像是學長曾說過的你是一個這麼單純可愛值得去照顧陪伴的人,所以我發覺我打從內心深處慢慢的愛上了你。」 『可是你還是決定繼續讓我蒙在鼓裡不告訴我真相,你選擇了繼續欺騙我,不是嗎?』 「對不起,其實我掙扎了很久,只是謝謝你讓我有勇氣說出這一切。」 『雖然你是個好人,但是現在我真的沒有辦法接受這一切,包括接受你,對不起。』 「我明白你內心此刻的痛,我也不期望你會真的原諒我,但是無論如何我該做的就是讓你明白這一切,學長託付給我的責任怎麼樣也要完成,我只是要你明白一件事,即使到了最後一刻學長最惦念的依然是你,他真的是我見過對愛情最認真執著的人,你不要怪他了,他只是不希望看到你難過而已。」 『我跟了他這麼久,怎麼會不了解他這個人呢,只是….唉』小K說著說著眼淚又狂擁而出,『我只是無法原諒自己當他最痛苦難過的時候,我沒辦法在他身邊陪著他,幫他分擔一點痛苦,我是個自私鬼…..』 「乖,不許你這麼說,學長不告訴你是不希望你擔心,他走的很安詳並沒有太掙扎的痛苦,我陪伴他到最後一刻,他仍然微笑著看著我然後閉上了眼睛。」 『這下我該怎麼辦?我能怎麼辦?』 「你要繼續快樂地過每一天,別忘了你答應過學長這個要求的,而我也會繼續陪在你身邊代替學長照顧你,不管要等到什麼時候,我都會一直陪伴著你等著你打開心門接受我。」 『你…….你可以先答應我一個要求嗎?』小K望著阿傑。 「你說吧,無論是什麼我一定會想辦法完成的。」 『你….可以帶我去看看他嗎?我不想他走了以後還是孤孤單單一個人,我想去看看他、陪陪他。』 「好的,你先好好休息一下,明天我就帶你上山去看他。」 『阿傑,謝謝你。』 「這是為了學長,也是我自己為了你而做的,別放在心上,反倒是你要好好放鬆自己的情緒,我想學長也不希望看到你哭腫的雙眼和悲悽的神情,對吧?」 『對我來說,我的天使並不是走了,他只是暫時離開了我…….』 「嗯,我知道,我明白,因為他是我們的天使。」阿傑再一次緊緊地摟著小K。 天使,暫時離開  全文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