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0405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天使,暫時離開 (中)

某個煩悶的假日午後…… 「寶貝呀,我有一個好消息和一個壞消息要告訴你,你要先聽哪一個?」小D停下了手邊不停忙碌敲打中的鍵盤,轉過頭看著正慵懶窩在沙發中看電視的小K。 『我只要聽好消息不要壞消息。』 「賴皮,哪有這樣的,一定要買一送一不可選擇性的逃避唷。」 『好吧好吧,』小K站起來慢慢走到小D身後給了他一個大大的擁抱,『反正北鼻說什麼我都聽,好嘛?』 「那…..好消息是我升官了,現在請叫我執行協理,呵呵」小D親了一下小K的臉頰,「我可是公司裡升官速度最快的唷。」 『真的嘛?北鼻好厲害唷…..不過,』小K雀躍的神情立刻黯淡下來,『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壞消息一定真的很不好,對不對?』 「哇~寶貝真聰明,壞消息是公司希望我去河南幫忙搞定新工廠的事情。」 『這不公平耶,你是管採購的人怎麼派你去搞工廠?難道你們公司沒人了嘛?你才回到台灣還不到半年耶,又要飛出去了喔?你自己答應我的又黃牛了,我不管不管啦…..』小K難過地眼眶泛紅整個人縮進了小D的懷裡,『可以跟你公司說你不去嘛?』 「因為之前派去的人搞砸了,現在工程進度嚴重落後,老闆考慮我之前在大陸有實戰經驗所以想請我去幫忙,要不然他也不會升我做執行協理了,因為這位子最重要的就是把大陸工廠搞起來運轉,否則公司花了這麼大一筆錢將無法跟董事會交代。」 『可是新建工廠一定很多事情要做,你一個人去….這任務會不會太沉重了?』 「你這個小傻瓜,當然不可能只有我一個人,」小D摸了摸小K的頭,「公司這次派了一個小組去接手囉,我又不懂那些切割機械設備的,我只負責把工廠運作的大小雜事和未來組織架構遊戲規則規劃建立而已,充其量我也只是一個運作小組的召集和彙總角色而已。」 『唉,』小K嘆了一口氣,『看樣子一切都已經成定局了是吧?那你什麼時候要走?多久回來一次呀?你不要跟我說半年回來一趟,那我會很傷心的。』 「沒那麼快啦,預計下個月中才會過去,我這次任務特殊所以返台是不定時的,公司認為有需要我回來報告或是我認為有需要都可以回台灣的,所以不會太久的啦。」 『那下禮拜我們計畫好的花蓮之旅不會變卦吧?』小K緊張地問,畢竟這是他期待了好久的假期,總不希望就這麼泡湯了。 「放心啦,我已經跟公司請了三天的假絕對不會有問題的啦,民宿和機票我都訂好了,到時候一定準時出發!而且…..」小D故意賣了個關子不說話,想要逗弄一下小寶貝。 果不其然,這個好奇小馬子沉不住氣馬上追著問:『而且什麼?』 「而且阿傑和他朋友也會一起去唷,你最愛的那種消防猛男唷。」 『真的?這怎麼可能?』 「我就知道其實你還蠻喜歡他的齁?因為他們也安排了花蓮之旅,我是想說如果四個人的人剛好可以租一臺車輪流開比較輕鬆,而且人多也熱鬧些呀,放心啦,他們住在別的旅館,不會偷聽到我們嘿嘿嘿的聲音啦。」 『討厭啦,你只會想這些邪惡思想…..』小K羞紅了臉搥打著小D,『到底是誰比較肉慾的還說我勒,你這個大色狼。』 「所以你不反對齁?兩個猛男伴遊耶!」 『喂,我的重點是你好不好?別把我想的很那個耶。』 「我當然知道囉,所以他們也有自己的行程會走,我們不會完全都一起行動的啦。」 『北鼻你最好了,好愛你唷。』 「我也是呀,呵呵。」 =================================================================== 至於花蓮之旅其實沒啥特別的爆點,就四個嘰嘰喳喳的男同志們一趟溫馨的彩虹之旅,要說真有什麼精采的,就是當小K第一眼看到迎面而來的阿傑和他的朋友,這兩個穿著大紅緊身吊嘎T和寬鬆海灘褲的消防猛男讓他瞬間愣住而且幾乎是立即雙頰漲紅,害羞地馬上躲到小D身後偷偷望著所謂【天菜】級的這一對。 至於說一路上這兩個傢伙招惹的注目就更不用說了,小D和小K簡直是頓時被神隱無視,只能笑笑地順帶接收好幾個癡女或店家免費招待的飲料點心,這次旅行彷彿成了阿傑和他朋友的伸展台,真是應驗了那句話:【人帥真好,人醜吃屎】。 =================================================================== 花蓮之旅之後轉眼間就是小D要前往大陸的前夕了……… 「寶貝乖,別難過囉,我會好好照顧自己的,反正大陸我很熟你就不用替我擔心啦,反倒是你自己要好好照顧自己唷。」 『我知道…..只是我…..很捨不得你又要離開我好遠了。』 「呵呵,之前幾年我們不也就這麼熬過來了?況且這次只是短期支援性質,不會常駐個好幾年的啦,我盡快搞定一切就會儘早回台灣陪你囉。」 『我怕你太累,我買給你的B群和善存都有帶齁?』小K再一次耳提面命,『你不要太拼了,自己年紀也跨越四十了不年輕了,不要跟那些小伙子一般計較,知道嘛?』 「放心啦,我知道自己該做什麼的,我是聽話的大寶寶呀。」 『那你每天都要跟我SKYPE唷,別讓我擔心。』 「沒問題的啦,我打聽過了那邊的旅館有網路可以用。」 『蛤?你要住旅館喔?公司沒宿舍給你住喔?』 「你這個小笨蛋,工廠連地都才剛整好還沒開始蓋勒,哪來的宿舍?公司要我們先住在附近的小旅館裡,方便上下班工作,而且這樣生活起居照料也比較方便點。」 『那就好,我真的擔心你衝過頭了,上次在花蓮你突然昏倒差點嚇死我了,你知道嘛?我很擔心你的身體怕負荷不了。』 「我知道你會擔心呀,那次只是一時血糖過低才會暈眩,現在沒事了啦,而且我答應你等這個專案告一段落我就去醫院詳細檢查好不好?」 『你說的喔,不許又黃牛了。』 「放心我一定去,要不然我們來打勾勾。」 『啊勒,講電話是怎麼打勾勾啦,你呼嚨我。』 「呵呵,別擔心囉我是乖寶寶的,我會聽話的。」 『北鼻,我好想你唷,你都還沒離開台灣我就開始想你了,怎麼辦?』 「哈哈,你喔….」話筒中傳來小D爽朗的笑聲,「那只好多看一下我留給你的數位相簿吧,就像我還在你身邊囉,而且這段時間我會請阿傑幫我照顧你,不會讓你餓著的啦。」 『你就不怕他把我吃了,或是我把他吃了嘛?哼!』小K敖驕地嘟著嘴,『好歹我也是個青春可人的優質迷你馬耶。』 「你喔…..我信得過他,而且….」小D頓了一下,「我相信我們會一直繼續走下去的,即使你被他拐走了,等我回台灣一定會再把你追回來的。」 『最好是啦,講的我很水性楊花一樣,人家只有一個D北鼻啦,我會乖乖等你回來的。』 「我當然相信你呀,因為你是我的小寶貝呀,呵呵。」 『那你趕快確認一下行李收好了沒,別太晚睡了唷,明天到了機場打電話給我好嘛?』 「嗯,親愛的寶貝晚安唷!」 =================================================================== 『北鼻,對不起昨天晚上不小心睡著了,所以沒在線上,你一定等我很久齁?對不起啦。』小K戴著耳機一邊說著一邊丟了好幾個道歉的動畫圖示過去。 「沒關係呀,我這幾天也正忙的很,昨天忙到九點半才回到旅館,洗完澡看你是離線狀態我就直接去睡了,沒有等很久啦,呵呵。」 『這麼辛苦唷,過去那邊兩個星期了還習慣嗎?北鼻?』 「還好囉,跟之前廣州郊區比起來是更荒涼了點,不過我是天生蟑螂命的適應力很強的,所以還習慣囉。」 『北鼻你的聲音聽起來好無力好疲倦唷,要不要早點休息呀?』 「沒關係啦,我要跟寶貝聊一聊天呀,每天就等這個時候了怎麼可以輕易放棄,而且我都有乖乖吃藥唷,我是乖寶寶。」 『吃藥?吃什麼藥?』小K不解地問。 「啊……就是….吃那個B群和善存呀,你不是要我每天都要吃?」 『喔,嚇我一跳,害我以為你生病了耶,沒事就好。』小K鬆了一口氣。 「我好的很啦,你別擔心,頂多是這邊壓力真的很大,讓我最近又開始掉頭髮了,這下慘了恐怕我真的會有中年地中海禿了,你不會因此不要我了吧?」 『別胡說,我怎麼會因為這樣就不要你了呢?壓力這麼大你要自己調適喔,千萬不要把身體弄壞了。』 「寶貝放心,我會好好的,你也要好好的喔。對了,阿傑有帶你去什麼地方吃好料嗎?」 『有呀有呀,他帶我去吃紅豆食府和鼎泰豐呀,他的食量跟我一樣小,真不知道他身上那些肉是怎麼長出來的,而且齁跟你說喔,每次服務生不管男的女的都只管招呼他,完全把我晾在一邊,真是氣死人了。』 「呵呵,這很正常呀,誰要他一付麻豆樣會吸引人是很正常的,搞不好一堆人還會忌妒你勒,身邊跟了這麼一個優質天菜。」 『吼~就跟你說了,我心中只有你沒有他啦,人家要哭哭了啦。』 「好啦好啦,故意逗你的別哭唷,你唷這個愛生氣愛計較的小心眼迷你馬。」 『怎麼樣?現在後悔了齁?恨不得躲在大陸不回來齁?』 「哪可能?看樣子我要趕快回台灣去,免得我的寶貝變成別人的了。」 『知道就好,哼!』 「好啦,寶貝乖,我們一起上床睡覺吧,時間不早了唷。」 『嗯北鼻晚安,明天要一起繼續努力唷!』 「嗯,一起繼續加油吧!愛你唷!」 『我也是,而且我好想你!』 =================================================================== 叮咚~ 『北鼻呀,你已經去了一個半月了耶,你有準備要回台灣了嘛?』 「等一下唷,我….」喇叭傳來一陣七零八落的碰撞聲,「我剛洗好澡還沒擦乾呢。」 『沒關係,你慢慢來,我可以等…..』小K突然有個邪惡的念頭,『北鼻我要看視訊,看你光溜溜的樣子,呵呵。』 兩三分鐘後……「不行啦,這旅館的網路不是很穩,我怕開視訊會無法負荷唷,況且我已經穿的好好的了,看不到看不到,哈哈。」 『不管不管,人家已經一個多月沒有看到心愛的北鼻了,給人家看一下會死喔?』 「好啦好啦,我弄一下…..等一下斷線了可不要怪我…..」 果然沒幾秒鐘之後,螢幕上傳來了對方開始視訊的請求,小K喜孜孜地按下了OK鍵。 『這….怎麼回事?』螢幕上只看到小D的那顆大光頭,小K頓時愣住了。 「你說這個頭喔?」小D摸了摸自己的光頭,「因為這幾天掉頭髮掉的實在太厲害了,加上現在正在趕建無塵室的工程,所以我怕麻煩乾脆直接去理了個大光頭,一了百了還很涼快耶。」 『可是…..』 「嗚嗚~我家寶貝嫌我的光頭很醜而不要我了….」小D故意裝出一付欲哭無淚的表情。 『哪有,人家只是不習慣你的光頭,而且看起來很呆耶。』 「就跟你當兵那時候一樣呀,頭髮理完之後都是呆呆的蠢樣,哈哈。」 『哼~』小K嘟著嘴撒嬌,『我是天然的可愛,才不是呆勒。』 「是是是,你說的都對。」 『北鼻你的臉色很差耶,是你那邊太暗了還是怎樣?看起來你臉色好蒼白唷?而且你那個飯店看起來好陽春簡陋喔,只看到一張床什麼都沒有。』 「大概是燈光的問題吧?你看…」小D故意湊近了視訊,「這樣有沒有好一點?廉價小旅館當然什麼都很陽春囉,再過幾年這裡應該可以直接拿來拍恐怖片了吧?」 『這樣感覺好像好一點,你身體還好吧?我很擔心耶。』 「好的很你別擔心啦,而且我最近瘦了唷,你最討厭的大肚肚快消失了耶,我來到這已經瘦了超過五公斤了,真是太神奇了。」 『雖然你瘦了沒肚肚我還蠻高興的,但是你不可以故意不吃東西減肥喔,把身體搞壞了我可是會生氣的。』 「這是壓力下自然瘦下去的啦,我怎麼可能不吃東西,我這麼貪吃的人怎麼可能虐待自己呢?你說對吧?」 『反正我不准你傷害自己的身體,記得喔,你的人整個都是我的,哼!』 「遵命,我的寶貝女王!」 『我是國王,才不要當女王勒。你什麼時候要回台灣呢?都一個半月了耶。』 「我現在走不開,無塵室蓋好之後等驗收完我想應該可以抽空回去一趟,應該再一兩個禮拜吧?」 『耶~好棒唷,北鼻要回台灣了……等一下,』小K突然發覺了什麼,『你的意思是”只”回台灣一趟,然後還是要回大陸去嘛?』 「當然囉,總不能工廠蓋一半我就落跑了吧?還是要回來繼續搞定後續的配水配電和執照申請的一堆雜事囉。」 『喔…..』小K臉上盡是失落的神情,『我還以為你不用再回大陸了。』 「放心啦,頂多再兩三個月我想應該就可以真正的告一段落了,到時後我就真的回台灣好好陪你了。」 『你嘛每次都這樣說,上次也這樣說,結果還不是又跑大陸去了,哼。』 「矮由,我也是不得已的呀,威力彩又還沒中頭獎,等中了就直接退休陪你到處遊山玩水好不好?」 『你喔,老是在作發財夢,什麼時候我才能真正的當上總裁夫人?像電視裡演的那樣跩個二五八萬的。』 「好啦好啦,那我趕快叫阿傑幫我包個十幾萬的威力彩,應該機會就比較大了。」 『不准,誰允許你亂花錢的,而且萬一真的中了,阿傑捲款跑了那怎麼辦?那我不就人財兩失?』 「是齁是齁?人財兩失齁?」 『逗你的啦,誰叫你都這麼放心不怕我真的被阿傑拐跑了,對我就不能小氣一點唷?』 「因為你是我的寶貝呀,我當然百分之百的相信你,而且就算真的被拐跑了,我還可以去你家樓下叫囂,要你爸媽把你交出來…..哈哈。」 『你…..你這隻老狐狸…..』 「好啦別胡扯了,等我確定要回台灣的時候我會再跟你說的,在這之前讓我好好把手上工作告一段落吧,要不然我回台灣也會心不安的。」 『別搞身體搞壞了,北鼻要聽話喔。』 「當然,我是乖寶寶呀,呵呵。」 =================================================================== 嘟~嘟~ 「寶貝唷,你還在睡嘛?」 『嗯……』話筒裡傳來小K慵懶的聲音,『幾點啦?你怎麼會打電話過來呢?』 「十點多啦,因為我想你呀。」小D偷偷地笑著。 『喔,十點了?……等一下,』小K這時突然發現了什麼,『為什麼來電顯示沒有+886?你….你在台灣?』 「賓果!真不愧是我的小寶貝。」 『你在台灣?』小K頓時清醒了,『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我剛出桃園機場,現在正在車子裡,你等一下要跟我一起吃宵夜嘛?」 『吼~你回來都不先跟人家說一聲的,害我嚇一跳,你很壞耶你。』 「這是驚喜呀,怎麼可以事先說呢。」 『你喔…..那你現在是坐客運嗎?我要到哪等你呢?』 「沒,我現在在阿傑的車子裡,我跟客戶一起回來的所以請阿傑來載我們,等一下先把客戶送到飯店之後再去接你好嘛?你可以先梳洗一下,大約再一個小時吧?會不會太晚?」 『沒關係,再晚都值得,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想你。』 「那等一下見囉,寶貝。」 『嗯。』 X    X     X     X     X 『北鼻,你也瘦的太誇張了吧?我差點認不出來了….』小K緊緊依偎著小D,眼看眼前的他簡直像是縮水般的小了一號,衣服褲子寬鬆的幾乎可以塞進一個拳頭。 「恩,我大概瘦了十公斤有了,先別說這些,先讓我點些東西吃吧,我快餓死了。」小D揮揮手請服務生過來,「我要一個炙燒和風牛,還要一個三杯雞,再加半隻田園燒雞,順便再給我們三個人一人一杯塔提拉。」 『你剛回來就喝酒不好吧?你身體感覺很虛弱耶,而且阿傑不是還要開車嗎?可以喝酒嗎?』小K緊張地想要阻止小D,卻被阿傑笑笑地制止。 「放心啦小K,公司已經幫他訂了一間旅館客房讓他住,就在旁邊沒多遠而已,而且我等一下走路回去,我家就在下一個路口沒多遠,頂多三四百公尺而已,所以你放心吧,讓小D好好放鬆一下吧,這陣子他真的累壞了。」 『你家住這附近喔?我怎麼都不知道?』小K張大了眼,『這附近房子很貴耶。』 「你不知道的事情還多著呢,況且房子是我爸媽的又不是我的。」阿傑聳了聳肩。 「你們慢慢聊齁,我先開動了唷!」小D隨即從雞腿上使勁咬下了一口,「好久沒吃到這麼好吃的食物了,呼~人生這下總算有意義了。」 『你慢慢吃呀,怎麼在大陸吃的很差嗎?瞧你活像餓死鬼的樣子?』 「差是不至於,只是每天都一樣的菜色,吃久了沒瘋掉已經是奇蹟了。」 『你們公司怎麼這麼虐待我家北鼻的?都沒給他好東西吃,讓他瘦成這樣,我真的好心疼。』小K轉頭微怒地對著阿傑說,『我要去勞委會投訴你們。』 「千萬不要呀,」阿傑無辜地搖了搖頭,「這也是不得已的呀,況且那樣的環境本來就只有那樣的生活條件,我想只是因為壓力太大才會讓他瘦成這樣的,別去投訴呀,到時候反而更麻煩。」 『哼,你們都沒有好好照顧他。』 「好了啦寶貝,」小D輕輕拍了拍小K的肩膀,「這又不是他的錯也不是他能決定的,你不要怪他啦,是我自己身體受不了壓力的自然反應而已,你看我現在不是好的很,別想太多啦。」 『你看看你臉頰都凹了皮膚也變臘黃蠟黃的,都搞成這樣了還要回去嗎?可不可以跟公司說換人去呢?』小K不捨地緊緊抱著小D。 「最苦的那個階段已經過去啦,現在退出豈不是前功盡棄,更何況接下來應該不會再這麼苦了,相信我吧。」 『我只是很捨不得看你變成這樣,心好痛。』 「乖~我的小寶貝,我現在不是在你身邊了嘛,別胡思亂想那麼多了啦,乖喔,來我們一起乾杯吧,慶祝我度過第一個難關。」 「恩~乾杯!」 =================================================================== 小D回台之後的第三天,一如往常的約會行程…… 「我們去看絕命終結站第四集吧,我已經訂好票了喔。」小D牽著小K的手,兩個人十指緊扣著在西門町逛著。 『真的嗎?我正好想看耶,聽說還不錯唷。』小K興奮地說著,『之前本來就想跟你約要看這一部的,可是又不知道你什麼時候回來,所以就不敢跟你約了,北鼻你好厲害喔,知道我想看這一部電影。』 「當然呀,我是你肚子裡的蛔蟲,還是最大條的那一隻。」小D微笑著摸摸小K的臉頰,「只不過我記得有人說過他不喜歡看恐怖片的,是跟了我之後才開始看恐怖片的齁?」 『哪有~』小K嘟嘴賭氣貌,『我是說我不喜歡去戲院看恐怖片,因為總覺得很不值得,但是現在….』 「現在又怎麼啦??」 『現在因為是跟北鼻一起去看的呀,當然不一樣囉。』 「呵呵,就知道你會這麼說,走吧,還有半個小時就開演了。」 就在這個時候…..張惠妹的海闊天空這首歌響起,是小D的手機響了。 只見小D看了一下來電顯示的號碼之後神情凝重了起來,按下通話鍵之後低沉問道:「是我,Dr.Wu結果如何?」一面還示意小K暫時不要說話。 只見小D糾結著雙眉聆聽了幾句之後,用手捂住了話筒跟小K說:「你要不要先去上個廁所順便買杯飲料,公司有急事找我。」 小K懂事地點了點頭,轉身離開讓小D可以好好安靜地回這個電話,一個人慢慢地晃到了剪票口前等待。 隔沒多久只見小D神色凝重地走上前,看樣子這通電話蠻嚴重的,小K趕緊將手中的可樂交給小D。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了?』 「大陸那邊出了一點事,管機器的吳博士說新買的切割機設定操作上有問題,試機的樣品精度都偏移了,客戶正大發雷霆飆人。」 『那怎麼辦?打電話給你做什麼?』小K總覺得這通電話來的不是時候,某種隱隱約約的不安感。 「我已經請公司其他同仁連絡機台原廠工程師,預計後天直接飛到大陸去確認整個設定參數是不是正確的,至少要對客戶有個交代。」 『可是機台設備又不是你負責的,幹麻找你呀?』 小D苦笑著,「機台不是我選的,但是卻是我買的呀,我怎麼樣都不能置身事外,況且別忘了我是整個TEAM的頭頭,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我躲也躲不掉。」 『所以,你也要飛回大陸去了?』小K難過地低下頭來,『你才剛回來第三天,又要飛回去了?而且你現在身體狀況這麼差…..』 「別擔心啦,我要回去坐鎮掌握事情發展,我會多帶一點營養品過去的,乖喔,別想太多喔,電影快開始了,我們快進去吧。」 無奈之中小K還是跟著小D進去看了這場電影,然而不管聲光效果再怎麼精彩,也絲毫勾引不了他們的注意,畢竟這突如其來的變化已經讓兩個人的內心攪和著複雜的情緒,更別提因此而衍生的衝擊效應。 ==================================================================== 正當小D緊急飛回大陸之後,小K家裡的自助餐店也有了一些變化,先是發生了顧客鬧場的事件,接著又因為食材成本上漲導致客人來店數降低,再加上很不湊巧發生「地下工廠提煉劣質食用油」新聞,讓整個店經營狀況就此翻轉,小K的父母自然是抑鬱不已,努力撐起的這家店怎麼樣也不能就這麼被擊垮,最直接的變化就是辭退了幫忙的大嬸而小K必須全職幫忙家裡大大小小的雜務。 而小D回去之後的消息多半都是透過阿傑轉達,聽阿傑說老闆要求小D必須駐守在工廠裡盯緊狀況,因此沒辦法再住在需要花上半個小時車程的旅館,當然也無法每天都上網跟自己透過SKYPE聯繫,聽到這種消息對小K來說當然不好受,畢竟忙了一天暈頭轉向之際,最渴望的就是能聽到心愛的小D一聲問候,那可是自己每一天最期待的片刻。 只能說造化弄人,偶爾幾次小D好不容易上線的時刻小K卻已經累的趴在書桌上睡著,小K只能看著螢幕上小D留下的繼續訊息哽咽,強忍著情緒試圖用最和緩的口吻敲打著鍵盤:【親愛的北鼻,我好想你,你一定要好好照顧好身體,然後趕快回台灣陪我喔,說好了不可以黃牛喔,我會乖乖在這裡等你回來的】,打完送出的剎那,壓抑的淚水也隨之潰然。 ==================================================================== SKYPE的對話視窗……. 【我們最近走的很近,經常在一起。】 <那很好。> 【昨天他不知道為了什麼喝了一點酒,我把他送回家幫他洗了個澡換了衣服,然後抱著他睡到隔天早上,看著他沒事了我才離開。】 <辛苦你了,謝謝。> 【這樣真的好嗎?你真的打算這樣下去?】 <別忘了你答應過我的….> 【可是我怕….我怕自己會忍不住……】 <順其自然吧,跟著你自己的心走。> 【我慢慢地懂了一些,可是卻又不懂了一些…..】 <無論如何,就這樣繼續走下去吧。> ==================================================================== 『阿傑,你認為小D下個月初有辦法回來嗎?』小K用毛巾擦著頭從浴室走出來。 「我不確定耶,我沒收到太多訊息,我明天幫你問問看好了,怎麼啦?還是要我去聯絡小D?」阿傑邊收拾著餐桌上剛吃完的碗盤,邊抬起頭來問著。 『喔,那沒關係,我只是想要確認一下。』小K黯然地低下頭來。 他沒說出口的是下個月初是自己的三十歲生日,除了是自己跨越成年的特殊紀念之外,更是跟小D在一起的第三個生日,要說不重要嘛但實際上自己卻非常在乎,眼看斷斷續續沒了小D的消息,真不知道他最近過的好不好。 尤其環顧室內,這間原本是自己跟小D共築的愛巢此刻卻顯的冷清無比,少了另外一個男主人穿梭的身影,卻多了一個原本不相干的替代性角色存在,有些時候小K不免真的問自己到底怎麼了?為什麼事情會發展成這樣?阿傑什麼時候逐漸取代了小D的位置,在這個家裡扮演起了更重要的角色? 小K搖了搖頭,拒絕自己再胡思亂想下去,索性拿起一顆蘋果窩在沙發中看起了連續劇。 阿傑輕輕地把碗盤放進了水槽中,然後把水量開到最大,企圖用喧嘩地水聲掩蓋接下來他自己那一聲沉重的嘆息,唉。 洗好碗盤整理好桌子,阿傑端著一盤早已削好的水梨走到小K旁邊,「來~吃水果吧」。 『哇~你好厲害唷,除了做菜還會削水果,而且你怎麼知道我最愛吃的就是水梨。』說著還不忘趕快叉起一塊水梨往自己嘴裡送。 「我本來就是居家型的人囉,做飯做菜、整理家裡都是我喜歡的消遣活動,反正一個人生活慣了總是得樣樣都自己來呀。」 『可是我記得你不是住在家裡面嗎?怎麼還需要自己動手呢?』小K又吞了一塊水梨。 「其實我早跟家裡鬧翻了,」阿傑苦笑了起來,「十幾年前被迫出櫃的時候,我就被趕出家裡了,直到我爸媽相繼在前幾年過世了之後我才又回到那個生我養我的家,可惜一切都不一樣了。」 『對不起,我不是有意要挑起你難過的記憶。』 「沒事,都已經這麼多年了早就習慣了,只是對我來說那個家除了還保留我的房間之外,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 『怎麼我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你跟小D的遭遇很類似耶,而且你跟他一樣都是居家型的男人,又都屬於溫柔體貼的那一型,有時候我真的有一種錯覺你跟小D該不會是什麼同父異母的兄弟之類的吧?』 「你喔,唬濫八點檔連續劇看多了吧?我跟學長怎麼可能是同父異母的兄弟?」 『對齁,我笨笨,你們兩個姓氏也不一樣,哈哈,可是憑你這麼好條件的人,怎麼會到現在還單身?我記得你比我大兩三歲吧?』小K繼續嗯啊哈的吃著水梨。 「大概是上一段感情傷害太深了,我還沒辦法完全走出來接納新的人,況且….」阿傑狡詐地看著小K,「我也還沒遇到像你這麼好的對象,只好繼續單身囉。」 『少來,我勸你少打我的主意喔,再怎麼樣我也是吳太太,你就死了這條心吧,哈哈。』小K喜孜孜地吞下了最後一塊水梨。 「沒關係,我不會趁人之危的,等到學長回台灣之後我就要正式的跟他競爭,我要跟他宣戰,憑什麼我一直是小三的角色,哼。」 噗~小K竟然就這麼把嘴裡那塊才咬了幾下的水梨噴了出來……『還好我沒走多遠,還回得去,哈哈。』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