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03958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天使,暫時離開 (上)

『北鼻,你看這篇文章好有趣喔…..』小K對著正沉迷八點檔鄉土劇的小D喊著。 「怎麼個有趣法?念來聽聽….」小D一面繼續地盯著眼前的劇情,一面敷衍地回話,畢竟都快進入大結局了,任何一秒錯過了就真的會捶心肝呢。 『徵人啟事:』小K緩慢一字一字唸著,『誠徵演員數名,待遇優,希望條件為體院畢業男同志,身材體貌維持一定水準,非情色演藝事業,無誠勿擾,意者見面詳談細節。』 「這聽起來好怪唷,該不會是拍G片的吧?」 『看起來該不會是同志酒店徵男公關吧?呵呵,改天一定要去見識一下。』小K邪惡地笑著。 「拜託,你少不正經了,」小D沒好氣地繼續看著鄉土劇,「你要是去了酒店一定會被少爺們剝光還要我去救你勒。」 『切……』 「說點正經的,我這次回去大陸大概是最後一次了,你應該很高興吧?」小D轉過頭來笑著對小K說:「我已經找到另外一間條件更好的公司,而且已經談好了,等我這次回大陸把原來公司事情處理完後,下次再回台灣就不會到大陸去了。」 『真的齁?你這次沒騙我齁?』小K緊緊摟著小D的脖子,『你終於願意留在台灣陪我了齁?』 「是呀是呀,誰叫我家小馬子這麼捨不得我勒,呵呵。」 『北鼻,你最好了…..揪~』 ==================================================================== 叮咚~螢幕上傳來小K丟過來的問候,『北鼻晚上要去哪約會呢?』 小D一面忙著應付話筒中聒噪地業務副理,一面打開瀏覽器搜尋著台北還有哪些好吃好玩的地方,總算五分鐘過去之後長舌副理終於結束了話題掛上電話,小D也恰好找到一間還沒去吃過的眷村菜小館,連忙把地址電話等資訊丟回去小K的對話視窗裡。 「這一間看起來還不錯,晚上就去這一間吧。」 『好呀好呀,北鼻說什麼都好。』 「你喔,已經整理好洗好澡了嗎?」小D可以想像螢幕另一方那個雀躍小馬子的神情,「要不要先躺一下睡一下,我下班後再打電話給你叫你起床?」 『那就這麼說定了,等你唷北鼻。』然後是一個飛吻的圖樣結束了對話視窗。 (無關情節略過,直接跳躍到晚餐時間) 「這間餐廳真的很有眷村味耶,你看連裝潢都用那種老到不行的木頭,還有那ㄧ堆發黃的老照片,真像我小時後的老家。」 『我沒住過這麼老的眷村,不知道你小時後的眷村是什麼樣,不過這裡的菜真的很好吃,我都吃第二碗飯了。』 「你喔你,小豬豬,不怕胖唷?」 『沒關係,我再胖北鼻都是愛我的,對吧對吧?』小K說著又施展那一千零一招嘟嘴裝可愛的大絕招,『不過齁,你網誌上面最近出現那個什麼署名小學弟的,該不會是你哪一任前前前B吧?寫的好噁心肉麻的,什麼很懷念之前認識你的那段歲月BALABALA的…..有姦情唷!』 「什麼小學弟?我沒注意過耶,我好幾天沒上去看網誌了,好啦我今晚回去看看。」小D摸不著頭緒搞不清楚到底發生啥事,不過以小K這麼愛吃醋的個性來看,無論誰留了什麼留言肯定都會讓他不平衡的。 『反正齁,你這個風流老色狼,年輕時後留下的餘孽現在來找你報仇了啦,哈哈。』小K捉狹似地瞧著小D,看看這小子會不會不打自招逼供出什麼舊情往事之類的。 可惜小D並沒有上當,而是飛快地把盤中最後一塊豬頭皮夾起來往嘴裡送…. 『齁~你把我的豬頭皮吃了…..吐出來吐出來…..』 「阿勒~那我真的吐了喔…..噁~」小D作狀要把已吞進去的豬頭皮吐出來…. 『不要啦,你這個噁心鬼,髒死了,快吞下去啦。』 於是這頓晚餐就在他們兩個打情罵俏中愉快地度過了。 ==================================================================== 【達喇拉拉拉~喇拉~】在一陣清脆悅耳的天鵝湖手機鈴聲中,小K接起了電話,是一個很久不見的社團朋友尚治。 「喂~小K嗎?好久不見呀,我要跟你爆一個八卦料。」 小K嘴角微微上揚,這傢伙幾百年不連絡一連絡就是爆八卦,真不愧他被封為【八婆】這樣的封號,『唷~八娘娘,您今天是要爆誰的料?』 「話說你B真不夠意思耶,有這麼好的貨色都不介紹一下的,虧我們從大學時代就認識的手帕交。」 『等一下,你說什麼?我B什麼好貨色?』 「哎你別裝了啦,我剛剛經過敦南誠品旁邊的星巴克,看到你B跟兩個超優的大熊在聊天,要不是知道他已經死會了,我一定會認為他們三個在打情罵俏勒。」說完,尚治還故意邪惡地嬗笑著。 不對呀,這個時間小D應該還在公司奮鬥著,怎麼可能跑去星巴克聊天打屁?『我說八娘娘,您該不會看錯了吧?我B他應該在公司上班耶。』 「絕對沒看錯,」尚治故意加重了語氣,「我願意以我的雞雞發誓,絕對是你家那隻不可能看錯的。」 『喔,好吧,那晚上我再找機會問他好了,雖然我覺得不太可能。』 「先說好囉,到時候叫你B介紹一隻給我,我要那個穿紅色緊身T的那隻。」 『好啦好啦,兩隻都給你也沒問題,總之謝謝你的爆料。』 掛上電話後,小K的腦海裡開始翻騰起一連串詭異的思緒,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而又該如何開口去問小D呢?這……唉…… ==================================================================== 『北鼻,你再一直笑我的話,我要生氣了喔。』小K故意嘟起嘴把頭扭向另一邊不看小D。 「拜託唷,哈哈,誰要你這麼愛胡思亂想,真是笑死我了….」小D忍不住還是哈哈大笑不已,「好啦好啦,就跟你說沒那回事啦,跟你說正經的別老聽你那些姐妹們胡說八道。」 『那你說說看呀,什麼是正經的?』 「好啦好啦,下午我確實在星巴克裡面。」 『你看吧,你還狡辯!』 「問題是我在面試新人,不是打情罵俏啦!」 『面試新人?真的假的?』 小D一把就把小K拉過來摟在懷中,「我的小寶貝,你怎麼這麼容易就聽信流言蜚語?不相信我了?我真的在面試新人啦,公司打算在大陸湖南設一個加工廠,打算徵總務環安保全類的主管,所以老闆是希望我幫他挑一下,不是你想的那樣啦。」 『所以那兩隻大熊是你們公司的應徵者?你們怎麼會找這種型的主管?』 「做總務環安保全的一定要有點份量才行,畢竟到時候得身先士卒站第一線,一定要能夠立刻嚇阻想滋事的人才行,當然要孔武有力的呀,要不然像你一樣這麼可愛的迷你馬一下子就被對方打倒在地上求饒了,那怎麼行?」 『阿勒,所以一切都是誤會?』 「當然呀,而且說真的我們在一起兩年快三年了,加上你認識我超過七年了吧?我什麼時候喜歡過大熊這一類型的?還打情罵俏勒?你那個姐妹的眼睛一定瞎了。」 『好啦好啦,是我錯怪你了,對不起嘛,人家只是害怕你被人家搶走了而已。』 「放心啦我的小寶貝,我一直都在你身邊不會離開的,乖唷,別胡思亂想了。」 『嗯,我就知道你最愛我了,怎麼捨得讓我傷心。』 「當然囉。」小D把小K摟的更緊了,「你是我的幾霸婚勒。」 ==================================================================== 幾天之後…… 「哈囉~寶貝有聽到嗎?」小D一手捂住左耳,對著話筒放大了音量喊著。 『有呀,我才剛整理好上樓來,這麼巧你就剛好打來,我們真是心有靈犀一點通。』 「對呀對呀,你今晚有空嗎?我要告訴你一個很好玩的事情,順便帶一個人給你認識一下。」 『當然有空囉,只是你要帶誰呢這麼神秘唷?』 「晚上你就知道了,那就約八點忠孝東路的”乾杯”吧?我可能下班前還有一個會要開,所以要麻煩你坐捷運到忠孝敦化囉,我晚上送你回家吧。」 『好,那晚上見囉。』掛上電話之後,小K百思不得其解,究竟小D葫蘆裡賣什麼藥?怎麼會突然要帶人來?好奇怪的感覺。 晚上八點半,知名的烤肉店”乾杯”門口…….. 小K已經不知道來回踱步了幾百次了,眼看八點半就要到了而小D卻連一個鬼影子都沒有,打手機卻又是關機狀態,大概還在會議室裡面沒辦法脫身吧?就在這個時候,突然有人輕輕點了下自己的肩膀…… 「你一定是小K吧?你好,我是吳經理的同事,我叫X孝傑,你可以叫我阿傑。」 小K回頭看了看這個拍著自己肩膀又自我介紹的陌生人…..看著對方緊繃著的襯衫把胸肌突顯的再清楚不過,加上鵝蛋臉和一點點的落腮鬍以及修長的身形,這簡直是夢寐以求的【天菜】呀,這會不會只是一場惡作劇呢?小K連忙捏了捏自己的大腿…恩會痛,這一切應該都是真的。 「嗯,吳經理還在開會,他要我先過來帶你進去,等他開完會再趕過來,我們先進去吧,要不然時間過了定位就會取消了。」說罷,便領著恍然失措的小K進入了店裡。 一直到小K已經吃完了第二盤烤肉外加半杯啤酒,小D才終於姍姍來遲,而這時已經差不多慢了一個小時了。 小D一坐定位立刻對著小K不停的說著對不起,實在是因為那個會議是副總主持的實在溜不出來,只好委屈他們兩個先自行開動了,「不過看這樣子你們大概也快飽了吧?而且也應該聊了不少不需要自我介紹了吧?」 『哪有,我才吃了一點烤肉而已,而且….而且….啤酒只喝了半杯,沒….有…..飽…..』平時幾乎滴酒不沾又特別容易醉的小K,這時候似乎已經進入微醺的狀態了。 「學長,你家底底有夠害羞的,都不敢正面看我跟我說話,我們到現在還沒交談超過十句話勒。」阿傑露出那潔白的犬齒爽朗地笑著。 「所以小K根本還不知道你是誰?」小D轉過頭去摸了摸發燙的小K臉頰,「你這個小笨蛋,他就是你之前吃醋吃得酸溜溜的那個網誌留言主人,也是我公司的同事,雖然是不同部門的。」 『什麼?他是那個留言的小學弟?而且還是你同事?』這下小K頓時清醒了不少。 「是的,他就是那個莫名奇妙的留言者。」小D邊說邊夾起了一塊烤的七分熟的雪花豬肉,呼呼了幾下連忙送進口中,「都幾點了才吃到今天第一口食物,真是快把我餓死了。」 『可是他叫你學長?你們公司搞學長學弟制喔?啊~我搞不懂啦~』小K使勁地搖晃著腦袋,企圖讓已被酒精浸潤的腦細胞能清醒一點,然而事實證明對於思緒混亂的情況並沒有任何幫助。 「還是我自己來解釋吧,學長」阿傑拿起了酒杯一飲而盡,「首先我要先跟嫂子說聲對不起,讓你們小倆口無端啟是非了。」 『阿勒,誰是你嫂子……』 「我跟吳經理,嗯,小D其實早在八百年前就認識了,只不過是因為當時我的BF是他的學弟,所以我一直也都跟著叫他學長,倒不是真的有什麼學長學弟的關係。」 『喔原來如此,你們是老相好…..』小K喝了酒之後思考邏輯開始混亂起來,說話開始變的遊走在尺度邊緣,『那你們怎麼又搭上的?』 阿傑看了看忙著低頭猛吃烤肉的小D,看樣子他是不想插話來解釋什麼,於是只好接著自己澄清:「其實那時候留言只是一時性起好玩用辜狗搜尋以前認識的人的名字或ID,誰知道就這麼被我找到了學長的網誌,誰叫他這個暱稱千百年不換的。」 「拜託,那是我的招牌,怎麼能說換就換。」小D又吞了一塊烤肉,含糊地回應著。 「至於說我是他同事就真的是一個奇妙的緣分了,我是業務部門的在公司的九樓,本來怎麼樣也不會到七樓的採購部門去串門子,誰知道那天我們副理要我去幫忙拿一個廠商提供的樣品,而好死不死的我在七樓迷路之後碰到的第一個人就是他,偉大的吳經理,我朝思暮想的好學長。」 「喂喂喂,你是想害我家變呀,在我B面前說話這麼不正經」小D連忙制止這傢伙繼續這麼口無遮攔,「我只不過幫他指路而已,誰知道他居然就認出我來了,當時我還根本不知道這個突然大喊學長好的傢伙是誰勒。」 「是呀,所以是我主動騷擾學長的」阿傑故意眨了個眼睛。 『啊……勒……現在是…..怎麼樣?』小K臉色越來越脹紅,似乎不完全是酒精作祟的關係? 「你別聽他胡說啦,我跟他單純的很,除了之前他B真的是我學弟之外,我們一點關係都沒有,你別胡思亂想。」小D眼見快失控了趕緊把主題拉回現實,「真的一點關係都沒有。」 『是齁,我就奇怪你怎麼會喜歡這麼壯的型….還以為你其實並不喜歡….不喜歡我勒….』小K的眼眶裡已經有閃閃淚光在打轉了,看樣子這個小馬子真的已經開始胡思亂想了。 「我的小寶貝,你喔,又想到哪裡去了?這傢伙要真的喜歡我不會等到今天,更何況他喜歡的是你這一型的啦!」 『什麼?』小K突然脹紅了臉,原來天菜喜歡的是自己這一型的?這真的是太奇妙的奇蹟呀…….. 「是呀,嫂子,其實我不介意當哥唷,況且我的年紀確實比你更適合當哥,怎麼樣?要考慮一下我嗎?」阿傑使壞似的盯著小K,這下小K的臉更紅了。 『我…..我……我……人家已經有了D北鼻了啦!』小K躊躇了一下之後一股惱地迸出這句話,神情頓時輕鬆了不少,『我不可能喜歡你的啦。』 「好了啦,別逗他了,你的個性還真的是跟當年一樣都沒改,真不知道凱文怎麼受得了你?」小D推了推阿傑的肩膀,「別欺負我家寶貝囉。」 「就是因為受不了所以分手啦,害我單身至今沒人要,唉我真苦命。」 『沒關係,我叫我北鼻好好照顧你吧,』小K燦爛地笑著,真不知道他是由衷地說著還是酒喝多的緣故?唉。 「快點吃肉啦,都焦掉了…..」小D一聲令下,他們也趕緊接著動手搶食還沒烤焦的肉片了,有點尷尬的話題就這麼輕鬆地帶過,而歡樂愉快地氣氛繼續渲染著整個店裡的每一個人。 ==================================================================== 小K的工作是在家裡的自助餐店幫忙,主要是負責中午這一道的烹煮和控台,所以通常下午三點整理完後之後就可以交給雇請的阿嬤準備晚餐,然後上樓去洗個澡休息一下,順便看看心愛的北鼻有沒有計畫好晚上約會的行程。 自從脫離了大陸職場與兩岸飛人的行列之後,小D確實多了很多時間可以跟小K約會曬恩愛,幾乎天天黏在一起的他們每天都有不同的節目安排,或許上高檔餐廳打牙祭,或許逛逛百貨超市,也偶爾去什麼陽明山、碧潭等景區散步,或是到處尋訪有特色的家常小館品嘗一下,總之這樣的生活對於已經相隔了五年之久的他們來說是非常珍惜的。 只不過小D跳巢的這家傳統產業老店剛好換上第二代接班,有很多計劃和很強大的企圖想要開創新局,因此小D的業務越來越繁重,隨著加班次數與加班時間直線上揚之際,也只能每次無奈地摸摸頭跟小K說聲抱歉,畢竟現實生活總是得擺在第一位。 幸好懂事明理的小K一直都能諒解小D的處境,畢竟跟之前兩三個月才能見上一個禮拜相比,即使每天都要晚上八九點才能見面,也已經是好上太多太多倍的感恩了,所以他也總是乖乖的等著小D打電話來說終於下班了我們來約會吧。 自從上次小D把阿傑介紹給小K之後,接連幾次小D實在走不開的情況下總會央求阿傑幫忙先照顧一下小K,因此隨著小D業務越來越繁重的狀況下,他們三個人一起見面活動的次數也越來越頻繁了。 其實對小K來說,這樣的發展未嘗不好,就像是三個人一起去看電影的時候左邊坐著小D而右邊坐著阿傑,自己能同時被兩個人照顧著的感覺其實還挺不錯的,只是他自己心裡清楚的很,他只是把阿傑當一個很好很好的朋友,從來不曾想過其他更特殊的發展可能,畢竟心裡真正住下的是小D,任誰也無法取代的這麼好的一個人。 小K心裡其實很明白,再也找不到一個人可以這麼了解自己,可以這麼有耐性的容忍自己偶爾蠻悍的脾氣,也找不到這麼溫柔體貼對待自己的人,儘管小D曾說過小K一開始並不是他最理想的選擇,但是在經歷了那麼多、追尋體驗了那麼多之後,小D最終還是選擇了跟小K在一起,因為他說過心已逐漸疲憊需要一個停泊的港口,而小K就是那個一直守候在他身邊長達五年不曾離開的港口。 於是老讓人羨慕與忌妒的小倆口就這麼誕生了。 <未完,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