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0405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遊行,不是革命



[前情提要:某位網友在PTT的GAY版上發表泳池淋浴隔間被挖洞乙事,在幾篇文章來回激盪之後,該作者丟出一篇"想想同志大遊行我們的訴求" ,用來大力批判那些挖洞的人不懂得尊重其他客人,甚而引出少數同性戀者的行為代表整個族群讓社會不齒.....]

或許是我個人的體認,我一直不覺得『同志大遊行』是一種革命,又或者說,當那些五彩繽紛的妝扮藝術或是精瘦人魚線的身體在原本車水馬龍的道路上盡情展現自我的剎那,是一種嘉年華般的歡樂,而不是廝殺爭奪的殘暴。

我們驕傲,我們爭取,我們站出來發聲,我們卻不刻意想推翻些什麼。

所以我們從未大聲嘶吼著『異性戀是死罪』,也從未憤怒地撕毀、燒毀那些攻訐同志的人型芻像,更甚者,整場遊行沒有衝突、沒有怒罵、沒有警察舉牌警告驅散,更沒有推擠、衝撞、自焚等流血衝突。

因為我們知道我們在爭取的是『正視我們(同性戀and其他種種情慾)存在的價值』,而不是推翻、否定現有社會的一切。

所以我說『同志大遊行』是一場歡樂的嘉年華,而不是肅殺的革命。


身為同志的一份子,我同時是這社會中的一員,或許我會在『異性戀規範』與『自我意識』中衝突掙扎,但我從未妄想過將這兩者合而為一,因為我知道兩者都有存在的價值與自我運行的基礎,所以我根本不曾認為『所謂的同性戀應該怎麼樣』,我尊重每一個『異性戀』和『同性戀』生活在這個社會的基本權利,我無權干涉也不應該干涉,無論這樣的一個同/異性戀表現出的行為價值符不符合我心中的道德判斷。

人類是群居所構成的生態體,每一個族群都是由很多個體組成,任何一個人都沒有權利有絕對的代表性站出來批判其他的任何一個個體,所以我也反對任何人把『單一個體放大到足以代表整個群體』,那是思維上的偏頗,更是一種無形的強暴!

坦白來說,在大眾公約數(法律)的約束之下,違背者自然應該去承受相對應的後果,但是我又何必為了自己不曾犯過的錯誤而承受莫須有的責難,只因為其他某些份子犯了錯?他們憑什麼否定我存在的價值與生存的意義?誰又有這樣的權利去定義整個族群的價值?

是的,少數份子的行為可能造成大眾的錯誤印象,但憑什麼你認定的錯誤印象就要由其他不相干的人一起概括承受?這是集權社會的集體連坐的處罰?還是我們一直厭惡的所謂的『異性戀的霸凌』?

然而更可悲的是,霸凌的主角與受害者居然是同一個少數族群的份子。


回到我原本想回應的主題上,如果原PO只是想來爭取認同、爭取所謂『授權代表』而用來批鬥某些個體行為上,那麼我認為你已經達到目的了,因為你根本不在乎問題的解決與否,你也不想要得到什麼有效的建議,在你那慷慨激昂的文字背後所期盼的只是一個『理所當然』的代表性。

你只希望得到滿滿的掌聲,然後拿起霸凌大刀,狠狠地砍向你身後的同類!

這樣會很爽嘛?我想確實很爽,畢竟當革命者都會有一種歇斯底里的亢奮,驅使他們豪邁地跨步前進、剷除異己與障礙,卻不曾思考過這樣的行為究竟正當與否、正確與否?


讓我們面對真實的問題核心吧,你要完全抹除人性中醜陋的原始面很難卻也很簡單,去營造一個不可能產生醜陋面的環境即可,所以不斷的有人告訴你可以設立公告告示牌、更換隔間材質、增加巡邏頻率這些可以立竿見影的方式,然而你卻不為所動,一方面你不是最終決策者沒有絕對至高無上的權力去改變現狀,另一方面你卻義憤填膺地磨拳擦掌準備大開殺戒,在我看來都只是演一場戲,一場無所謂有沒有結局的爛戲。

因為你只是貪圖某種擁戴的歡呼而不是真實解決問題,你真正期盼的是跟你有一樣想法的人站出來附和你的想法,更甚者,是期盼有人跟你一樣一起拿起霸凌的大刀砍向我們這群不出聲的無辜代罪羔羊。


醒醒吧,迷途的羔羊們,現在已經是什麼時代了還在眷戀那古早的革命殺戮嘛?還在幻想著當個革命領導者的權威嘛?還在期盼那虛幻且無意義的亢奮春藥嘛?唉。


如果你真的想解決問題而不是藉此批判整個族群,那麼你該做的就是認真思考怎麼解決問題,而不是把整個同志族群拉出來批判、鞭屍,因為那樣只會顯的你這個人太過自我,如果你連自我反省的機會都不把握而又企圖創造更多的對立,那麼你不但無知更是無能,除了鄙夷我不會給予你其他評價。


 

請不要無限上綱到把同志族群拉出來作為你個人意見的背書,甚至是墊背,我可沒授權你代表了我的意見甚至是我的存在,你 不 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