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0372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遊子吟

 



自從老爸老媽接連被醫生宣斷來日無多之後,兩佬決定要開始過『養生』的人生末段,於是就在桃園某個山腳下買了間房子搬過去,只有偶爾假日才會回到台北,回到這個老媽口中的『祖厝』。

而老媽由於化療的衍生的後遺症讓她無法如同正常人般的作息睡眠,因此經常是全家熟睡的時候她會輾轉難眠而起來走動,開電視看看或是看看已變成昨日的報紙新聞,或是乾脆去吞了顆安眠藥後去床上躺著。

由於台北盆地的悶熱與內湖潮濕的關係,讓老媽越來越不喜歡回來這裡,除非某個原因讓她可以承受這一切的不適,而我很清楚的明白那個原因就是我

難得返台假的那個禮拜可能是老爸老媽在台北待最久的時間,因為老媽很想看看我這個倨傲的么子是胖了還是瘦了,這兩個月不見的想念往往只能趁這個禮拜好好彌補,於是她選擇了留在台北陪我。

只是我這個流浪的靈魂即使回到了台北,也經常是徘徊在小凱或是其他朋友之間,因此坦白說我真正留給老媽的時間並不多,除了周日固定的家庭日之外,多半都只有在每天深夜時分才是我跟她的時間。

老媽總是會悄悄地出現在我房門口,然後幽幽地說:『這麼晚了還不睡呀?那陪我聊聊天吧』,我總是笑了笑把床上清出一塊讓她坐了下來,然後聽著老媽不厭其煩地【報告】這兩個月來家裡的變化,以及她在『安寧病房』所見所聞的感慨。

老媽總是會在深深嘆了一口氣後緊張的問我:『你看看我的臉色怎麼樣?有沒有好一點?』,而我即使還在線上遊戲任務副本中廝殺也會笑著再一次重複同樣的答案,『矮由,你別胡思亂想了,你的臉色好的很,除了有一點曬黑了之外』,非要聽到這樣的回答她才會安心地回到原本談論的話題。

這個時候我總會有一個錯覺,眼前的老媽變成了一個孩童,亟待別人的關心與在意,唉。

前一陣子她開始問起了小凱的種種,從他家在做什麼問到一個月賺多少,接著又從你們怎麼認識的問到未來你們要怎麼打算,當我提到小凱對家裡還沒出櫃的時候,老媽又是一個愧然而嘆地說著:『你千萬不要逼他對家人坦白(出櫃),這對他爸媽來說一定是個很大的打擊』,眼神中盡是某種無奈的遺憾,就如同當年我所帶給她的傷害一樣,我只能沉默。

『你要不要找個在台灣的工作算了?我看的出來你其實很捨不得他。』老媽突然丟出了這個問題。

「我也想呀,可是現實狀況是我在台灣找不到同樣薪資水準的工作,而且在大陸比較好存錢,或許再過個幾年我才會留在台灣不再出去了吧?」

『不管怎麼樣,你一定要有個伴來陪著你,免得等你老了或是像我一樣病了,只能自己一個人面對那才真的是痛苦。』

「放心啦老媽,我跟小凱一直都很好,而且會繼續走下去的。」

『你妹已經嫁人了,我們家就剩下你還是孤家寡人了(指的是沒有結婚),不管怎麼說我還是會替你擔心的。』

「老媽你喔別想那麼多,好好的養身體養好才是重點啦,我會自己照顧好自己的。」

在欲言又止的惆悵表情中,老媽慢慢地踱步走下樓去,當然我還是清楚的聽見她那悠然深遠的嘆息。


我們一直在學習著在這個不美麗卻也還可以得世界上生存著,用著自己的方式去體驗、感受作為一個人該明白的道理,然而卻又沒有人能清楚的告訴我們『如何成為一個100分的父母』或是『如何扮演好100分的子女』,於是乎我們總在懵懵懂懂中揣摩描繪這樣的一個形象。

就如同我會努力回想二十年前的老爸老媽是怎麼面對爺爺奶奶的,當時的他們似乎就如同現在的我,同樣的桀驁不馴、同樣的自我滿足,當然我不想這麼庸俗地套上『你們以前怎麼做的我現在就是怎麼做』,只是在恍惚間某種『情境』就這麼地傳承下來,某種流動在血緣之中的【宿命】。

我並不是個完美的人,我依然會覺得某些時候的父母確實是嘮叨,我也依然會對某些反覆出現的話題論調而不悅,甚至我也曾氣急敗壞地說再也不跟爸媽一起旅行,儘管我十二萬分清楚的知道我愛他們,但我終究無法如同暢銷書中所條列的敘述一樣,成為一個令父母驕傲的好孩子。

所以我的叛逆成為了我自以為的避風港,所以我的逃避成為了我自以為的解脫,曾幾何時我以為我是自由的,是一個不被拘束羈絆的『流浪靈魂』,但總在老爸黯然的眼神與老媽深沉的嘆息中發覺真相:我永遠都是一個長不大的孩子。

至少,在他們的眼中我永遠都是那個襁褓中的孩子,一直以來到無止盡的永遠。

 


我們總覺得跟父母的關係很親近,然而似乎又不是這麼回事。

無論如何,請記得在心中保留一個位置,給你的爸媽。


祝福大家,平安快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