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0405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挫敗

坦白說這個結果是由我自己親手完成的,只求給自己一個乾脆了斷。 嗯,其實也不是什麼天崩地裂的大事,只不過是我這個倒楣鬼被老闆炒魷魚了而已,呵呵,第一次被人炒魷魚的感覺真的不太好。 這間公司的淡旺季差別非常明顯,尤其在經歷了三年『苟延殘喘』的歲月之後,老闆變的非常渴望訂單到近乎貪心的地步,不管別人廠家不接的原因如何我們都要接下來,老闆期待先把產量衝起來之後才能再去談到單價成本。 這樣的想法很正常,只是病塌上彌留的病人如果一下子灌了太多的營養品,結果很可能反而會導致病人一命嗚呼,因為這些營養品不但無法吸收卻會造成病人更嚴重的負荷,而這間工廠所面對的情況其實很類似。 更何況這病人(公司)病徵最嚴重的部位是腦(研發部門),一下子無法應付排山倒海而來的訂單需求,一陣天旋地轉之後造成整間公司人仰馬翻,因為原本生產排程預留兩個月的前置作業時間,這偉大的單位光是結構圖面、性能設計與樣品實驗就整整花去4/5的時間,剩下不到兩個禮拜的時間讓後面的採購與生產單位恨不得集體自殺,最直接的結果就是出貨時程嚴重延誤。 這也是為什麼我從十一月一直忙到過完元旦都沒辦法休假,都得風塵僕僕去供應商工廠監貨的原因,因為原本需要一個星期時間生產的零件要人家三天就生出來,除了24小時輪班生產之外沒有其他辦法,倒楣的我只好乖乖守在人家工廠等著拿到零件。 唯一值得安慰的是儘管後半段忙的每天都想罵三字經,總算還是勉強趕上原本的交貨時間,只是壓縮時間生產出來的產品瑕疵實在是太多了,就某個層面來說我只能祈求老天保佑消費者別出什麼意外,否則公司應該會被索賠的天文數字告到關廠吧? 不過這些都已經不關我的事情了,我已經離開了那間公司。 因為整個生產流程大亂與交貨期程延誤,董事長對於這樣的結果很不滿意,他認為這些都是不應該發生的事情(天知道他又要拿十幾年前他在生產線上的英雄事蹟來說嘴了),所以公司早就醞釀了要處分相關人員的氣氛。 問題是整件事兩個關鍵人物:畫押定案的人是董事長兒子,研發半天畫不出規格圖的人是董事長乾兒子,請問董事長該拿誰開刀? 結論是『我』這個倒楣鬼,誰要我是實際執行者,唉。 所以公司決定拿我來殺雞儆猴順便讓董事長能消火,而這一切的變化竟然只是短短五天不到的光景,還真是應驗了我常說的『人生充滿了變化』,呵呵。 1/8人事經理通知我公司決定資遣我時間就定在1/10,以我對這間公司的瞭解坦白說我一點都不驚訝,反正我早已是揹負一切責任的黑五類,草根鄉土的董事長壓根就不想看到我這個衰人繼續在公司裡閑晃,於是乎過完一個週末就結束了我在這間公司不到半年的經歷。 1/10當天交代完一切職務交接,晚上幾個比較好的台幹特別找我出去吃了頓飯,席間杯恍交錯之際也透露出更多高層的內幕,所以內心是憤慨與悲哀交纏的我不免多喝了幾杯,回到寢室後看到手機裡有小凱的未接來電,回撥過去吵醒了已熟睡的他,當聽到小馬子聲音的瞬間一陣酸楚湧上喉間,我就這麼透過電話哭了出來,真的好不甘心…..好不甘心…… 這是壓抑情緒崩潰的結果,也是我第一次在小凱面前泣不成聲。(之前看電影的那次不算) 1/11隔天一大早我拎著兩大箱的全部家當搭上開往廣州的火車,靠著車門的我整個人都還在前一晚的酒精暈眩中,只是當我想到自己這麼狼狽的離開公司、連家人都不敢通知的窘境下場,我的眼淚又不爭氣地狂瀉而下,唉。 我忽然有點懂了所謂的『台流的悲哀』,那些因為工廠倒了、被資遣了的台幹因為種種緣由無法回台,流浪在大陸過著渾渾噩噩、混沌茫然的心情,那一瞬間我竟然有種錯覺,心中那忐忑複雜的情緒不正是如此真實的寫照嘛? 找了間便宜的旅館住了下來,先去把廣州房子的後續手續辦妥了,應該四月份可以拿到『產權證』之後就可以把這間房子賣掉了,雖然是我的第一間房子但也蘊含了很多回憶與悲傷,還是處理掉好了免得老是掛念著這間空蕩蕩的『家』。 過年前夕整個廣州到處都是忙著辦年貨的人潮,而這些擁擠的人潮正好沖淡些我那孤寂的淒涼,所以白天我都在大街上跟著人群移動著,晚上就窩在旅館裡看電視然後睡覺,重複著閑到恐慌的每一天。 因為太突然所以我根本還沒準備好告訴家人,甚至是我最愛的寶貝,一時之間我也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走、要如何走?只能茫茫然地讓自己沉澱休息,先就這麼捱著吧?我只能這樣對自己說。 如同行屍走肉的生活過了五天,坦白說這種滋味真的很不好受,強迫自己假裝一切都沒發生過,獨自堅強地面對這個已經全然改變的世界,唉,隨著每一天虛耗過去,揮之不去的罪惡、煩躁、恐慌與無助的情緒卻是加倍積壓在心頭,沒有人可以分擔也不會有人替我解除,我只能繼續地咬著牙撐下去。 很真實也很可悲的漂盪靈魂,在這歡天喜地的農曆新年前夕。 然而我也只是一個普通的人,當悲傷的情緒累積到了極限之後,我終於還是選擇面對現實,那就是坦白面對被裁員的事實。 1/15我打了電話回家,也緊急買了隔天回台灣的機票,我知道再繼續假裝下去我很快就會崩潰的……所以我最後還是回到了台灣,我一直也是永遠的家。 是的,我回來了,儘管這次我是流著眼淚回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