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03958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重返大陸第一周

來到這裡一個星期了,除了出門去買洗髮精(這邊叫洗髮水)和一瓶2.5L的百事可樂之外,我沒花到錢也沒機會自己去溜達,因為週遭實在是太荒涼了。 之前待過廣州的邊陲地帶,與現在同樣是廣東省卻是第四級鎮(約等同石門鄉)附屬的小村莊相比,簡直是LP比雞腿般天差地遠,更何況這個原本還算製造業集中地的區域因為歷經金融海嘯與工廠遷移潮,目前的經濟規模只剩下『荒涼』兩個字可以貼切形容。 舉例來說,原本週邊有將近五十間大大小小的外資工廠(台韓日),為了因應龐大的作業員而蓋起來的出租房也將近有四十幾棟,如今只剩下十來間的外資工廠以及永遠貼著招租卻空了2/3的大樓,正難堪的驗證著『今非昔比』的窘狀。 要說唯一受惠的,大概是就是趁機崛起的【本地企業】,說穿了也只是之前依附在外資企業或是從外資企業離職的本地員工自行創業的一波浪潮。 很抱歉我不能明說我在哪裡,因為我畢竟還是新人,總要隱諱一些保護自己囉。 目前任職的這間公司已經設廠超過十年了,歷經了金融海嘯後也停止了繼續投資的打算,就這麼勉強地繼續使用現有設備生產下去,整個集團(又是傳統中小型企業常見的家族式集團)除了正夯的腳踏車零件類還有穩定的訂單之外,其餘的事業體其實也正面臨著轉型與否的尷尬分歧點,可能未來兩三年內就會面臨轉型或關廠的抉擇了。 我應徵的工作依然是跟物資有關的採購,但是由於公司規模相差太大,所以跟我之前面對的工作環境也是有著極度明顯的差異,比如說我之前一個月採購金屬原料的金額大概是目前這間公司一整年的淨利,之前一個月光是五金零件採購金額大概抵的上這間公司一個月全部採購金額的兩倍多,更別提前公司一整年的銷售金額可能是目前公司整個集團老闆們想都不敢想的奢望。 總歸來說的結論就是:『這間公司的業務對我來說,實在簡單的可以。』 既然業務上沒問題,那麼你們一定會覺得我在這工作上會過的很輕鬆愉快了吧? 待過中小企業又是家族企業的朋友一定明白,真正的壓力不是業務工作上的,而是那種詭譎的企業文化與人際關係。 坦白說,由於這是傳統老式家族企業,因此整個企業制度很鬆散,舉例來說以生產製造業都必須具備的ISO認證來說,這間公司只有ISO9000一項(還是2004年版),原因只是『老闆覺得ISO很花錢而且沒必要』。 生產機具老舊(十年前從台灣搬過來的)但員工的整體作業環境不良,加上這裡算是人口流出區域,因此員工流動率永遠保持在5%甚至到達兩位數,可想而知的是生產線上的作業效率自然不會有太出色的表現,最確切的形容詞就是「以拖待變」。 因為『景氣不佳>訂單減少>收益減少>人員流失>效率不佳>生產量降低>無法接多單>收益無法提高』這樣的惡性循環之下,老闆對於這間公司的使命感也正逐漸改變中,這也是我前面提過的轉型尷尬環節,不想繼續砸錢又捨不得關掉。 我所應徵的職務原本是一個老臣在執行,這幾天稍為混熟了之後了解到一些『眉角』(台語),原來公司希望他不要再執行採購(真正原因當然是檯面下的黑幕)所以請我來替代,可是我又接到上面的『指示』,一些『人際關係良好』的供應商不能更換,因為有些是某某某的誰誰誰開的,有些是公司背後金主的私人收入來源……….話說到此,我想有經驗的人應該明白我的意思了。 我可以猜測到公司請我來的真正意圖:『改變現有採購環境、趕走霸佔油水地位的老臣以及成為下一個砲灰』,唉。 所以我目前的因應對策只有『裝死』兩個字,無論是各方勢力的攪和還是族群幫派的拉攏,我盡量做到『似有若無』的保持良好關係,只為了別讓自己太早被劃歸為某某人的群眾,業務上坦白說除了還不熟之外,我還真的沒什麼自我壓力呢! 與之前到越南或是柬埔寨不同,我總是給自己超過90分表現的壓力,因此初期總是讓自己很難熬,由於面對陌生環境或是全新領域的時候,這種壓力反倒是摧毀我自己的最直接來源,因此回到台灣的這八個月裡面我一直再調整自己的心態,也或者說人到中年之後必然的改變,就是沒那麼勇往直前了,換個比較鄉愿的說法就是『得過且過』,做好自己分內的工作就好,其餘的能不碰就不碰。 所以,我對於我現階段的工作目標,就是『避免太早成為炮灰』,雖然工作時數長(責任制)外加實質薪資頂多算中等,但至少還算是個蠻簡單又輕鬆的工作,就試著在這樣的環境中獲得自我成就感吧。 雖然我和小凱都很想回到那種『黏膩』的生活,但既然人生走到了這另外的一個篇章,就這麼繼續走下去吧,也許柳暗花明之後是更美好的未來呢!(親愛的小凱記得去買威力彩,我就靠你啦) 祝福大家,平安快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